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1章 .宴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表示,咱家和你们大房,从无交集的。

    ……

    那一天,郑氏本来就没准备让这世子的贺宴摆得顺溜,准备好了特别节目的。

    如今既然程向腾先提了,于是质问、责骂、痛诉、哭闹,再演一遍。

    程向腾不冷不热,态度生硬,“一家人,能友好相处最好,若不能,征得母亲同意,分家也好。”

    郑氏不哭了。

    不是怕了,而是这个提议,显然她没想过。

    程向腾也不逼她表态,告诉她若不分家,这个定北侯府,还是他当家。以后要各自安分,否则家法伺侯。

    ···

    就是在那时候,程向腾接到管事儿的禀报,说武梁那边宅子里,似乎有些不太平。

    具体怎么回事儿呢,管事儿也说不清。

    原来武梁接了柳水云的传信儿,交待了丫头们不用跟着,然后独自去了花房。

    随后,就有噪杂声音传出。

    客人们有的说是有人醉酒闹事儿,有的说是有歹人混入,但都并不知道事态严重。

    但一向跟在武梁身边的人,可就紧张了。

    尤其红茶绿茶她们,武梁不让跟着,她们就远远坐在能看到花房的树荫下等侯。结果自然看到一星半点儿的武斗戏。

    红茶绿茶都是混出来的,自然看出双方火拼,并不管他们的事。但这里,到底是自家的地盘儿。万一最后夫人被殃及呢,万一败的一方走投无路暴起劫持呢?

    以及,什么人这么大胆子,专选这样的时候,来嘉义夫人府闹事儿?

    无论如何,得告诉侯爷知道。

    ——程向腾对这样的时刻很敏感。

    尤记得从前武梁跑出京去,就是趁他府里正摆宴脱不开身时候。

    再想多些,不由一阵心惊。郑氏那般不愤闹腾,会不会只是东声击西,又趁这功夫派人对武梁那边不利去了?

    当场将一众宾客交给程熙,带了人就往武梁那边去了。

    ——走到栈桥时就恼火得很。

    这一路走来,其中原由他已经弄清楚了。但,凭什么啊?这里是嘉义夫人府啊,咱府里是缺人咋的,凭什么咱家的栈桥边,守的是姓邓的的人啊。

    并且,两个人在花房里做什么,为什么外面需要有人守着?

    既然柳水云跑了,既然为非作歹的人已经清理干净了,他们为什么不出来,有什么事不方便外人知晓不能到外面说?

    程向腾一头火,但脑子到底清醒。如果那边真有什么不宜观瞻的事发生,总不好自己带着人去围观去,到时吃亏的还是武梁。

    当下手一挥,让手下的人就地“驻扎”,自己一个人上了栈桥。

    不知道有没有刻意,反正他的脚步声那么轻,让武梁硬是没听到。

    但他们两人的情形动作,程向腾是看了个明明白白。——衣衫不整,不成体统!没有旁人么?不会请大夫吗?为什么要亲自给他裹伤?

    还有邓隐宸的话,程向腾也听了个真真切切。——心怀不轨,该死的贱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他明明火冒三丈,却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而是止步屏息,和邓隐宸一样,等待着武梁的回答。

    在邓隐宸的想象里,武梁的答案要么是,要么否。两种答案他都能接受,他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在程向腾的认知里,武梁绝对不会同意,这种信心他有。——她是他的人,他们就要成亲了,跟你姓邓的有个屁关系,痴心妄想。

    不过,她应该也不会否定得太诀绝。

    她遇到为难时刻,一般不会*的把事搞僵。她会比较委婉迂回,既力求达到目的,也不让城池失守,那才是她的一贯作法。

    但是程向腾内心里,当然很希望武梁别那么迂回,最好直接甩姓邓的几嘴巴去:让你胡说八道,让你狗嘴胡吠。胆敢对本夫人提这样的要求,去死吧你……那才趁心快意。

    总之,两个人都等着武梁的表态。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武梁那个败类,只愣了那么一瞬,就说了句让邓隐宸傻眼的话。

    她说:“啊,这样啊?那……让柳水云自生自灭好了。”

    不是使着劲求他饶命吗?就这么轻飘飘地又放弃了?

    邓隐宸脸上表情破碎。

    程向腾绽出个大笑脸来。

    然后,武梁忽然又嘟囔道:“不过,邓统领,那柳水云可是绝色啊。你如果救了他的命,他万一感恩戴德以身相许,你不就求仁得仁更加圆满了?”

    邓隐宸:¥·%*#¥·%*#摩尼马拉井巴哈……

    程向腾爆发一阵大笑。

    真的,痛快得很,什么不快都没了。

    被笑声惊动,武梁于是一脸惊喜,叫着“侯爷怎么来了”,欢快的小鸟一样跑上前去。

    邓隐宸默默低头,自己动手,把纱布打个结,把衣衫穿好。心里知道,她最后那句来得突兀,定然是已经察觉程侯爷来了,才故意说的。

    她平时,尤其是两人独处,从不会叫他“邓统领”。

    心里不由一叹。

    真真领教了,小脑袋转得是真快啊。就这么一句,危机解除,哄得那位笑成那样了。

    可是,这样算什么?为什么不干脆拿剑来戳,好让那位笑得更傻,好让他从此死了心?

    ——然后,邓隐宸继续领教着某女的说谎本领。

    武梁原原本本,把事情的经过,讲给程向腾听。全程无说谎,甚至包括她帮着柳水云,伤了自己手掌,也让柳水云伤了邓隐宸的事儿都说了。

    只不过有技巧的略过了她抱紧他,两人肌肤相亲的细节。

    所以,也不算说谎吧?绝大部分真,只有技巧的隐藏那么一点点儿,算说谎吗?

    他惯常审询犯人,知道最难审的就是那种,九分以上的真中,只掺那么一点儿假。何况她还不掺假,只隐藏。

    邓隐宸不知道为什么想嗤笑一声,不着边际地想着,嘿,她还具体高素质的犯罪才能。

    如果她犯事儿,如果他来审,谁赢?旗鼓相当棋逢对手的较量,会很有趣吧?

    又想,人家以后的日常,是不是常常会有那种智慧的碰撞?程向腾死死放不下她,九曲十八弯的,终于要娶了她。和她这种聪慧,也有很大的关系吧?

    他未必完全猜不到她会隐瞒些什么,但瞒得合情合理,一样让人心情愉悦呀。

    邓隐宸知道武梁为什么当着她的面,就在那儿细说经过。她也是说给他听的,她在默默跟他统一口径,又向程向腾展示她的坦荡荡。

    这个女人……

    邓隐宸默默的又叹了口气。

    ——邓隐宸在那里感叹武梁的聪敏过人,却不知道,其实武梁很有些后悔说过那句话。

    因为那句话,程向腾说,他也不要插手柳水云的事了。

    既然是圣上给大统领下令拿他,那当然事关重大嘛,他为什么要扯进去?还有,他家妩儿可是个大醋坛子,他若救了姓柳的,万一也被她误会出什么“以身相许”来,实在不妙啊不妙。

    武梁:……

    ···

    武梁一直以为,经过柳水云他们这么一出儿,第二天她这小宅院,肯定又是一大波热评。

    然而并没有。

    邓隐宸和柳水云都是暗中行事,尽量遮掩。果然顺手照顾的情分还是在的,没有扩大影响。

    客人那边又有唐端谨夫人帮着照应安抚,除了最初有些纷乱,后来都平顺度过。

    大约也因为有邓隐宸出头,客人们知道他的能耐手段,以及与武梁的交情,大多觉得不管是谁作怪,都出不了大乱,所以相当安心。

    虽然柳水云一直没有登台开唱,但他特殊人士嘛,可能宫里召唤,提前退散,谁也不能说什么。

    而这一日的八卦风头,属于定北侯程家。

    ——不管怎么说,大房孤儿寡母,程侯爷这当家人理应多多照应才是。

    并且现在这当间儿,正是二房得意大房憋屈的时候。程侯爷选这样的时候说些明显对大房不满的话,实在不是个好时机。

    从来府第之事,不过女子争宠,男子争位。

    尤其男子争位,各家大到爵位,小到主事,权力交替时,都会上演这么一出。因此程家两房间的暗涌,很能引起高贵府第的人们,妄加推论的参与热情。

    各家不仅可以从中借鉴,还最好能参透其中缘由,摸清各方关系,决定未来交好方向等等。所以它不但是个八卦,还有相当的现实意义。

    程家的世子争位,又加了武梁这号大名鼎鼎人物风云八卦人物在侧,更加了一些趣味性。

    明白的人都知道,程家两房,肯定是已经不睦到一定程度了,要不然程侯爷不至于选这么个不恰当的时机来与大房撇清干系,落人话柄。

    也有不那么明白的,或者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起哄瞧热闹的,便就个中原因,各种的推测演义。

    后来关于程家两房相争的话题,男男女女皆有人参与议论,竟因此引申出不同的版本大戏来,什么阴谋阳谋论都有。

    更有甚者,直接追溯到程家老大之死去了:前侯爷被刺,谁是幕后黑手,谁人最终得益?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