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7.117怀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的哭泣声。之后便有传言说,那是死去的男人女人的冤魂在那里哭泣。

    正因为这样,那葬身几千人的崖底被称作了幽灵谷,那成为了一个神秘诡谲的地方。

    书上还记载说,始皇帝的真身不腐,还会在子时醒来,在陵墓中到处巡视。有的人认为始皇帝是为了找人;有人认为始皇帝在看看自己一手创建的苍龙国国运如何。

    这些,都是一百年前的记载。

    一百年之后,始皇帝陵墓竟然下陷进了武夜山中,再没有人找的到了。

    而这两百年来,记载最多的还是那一处长公主陵墓。它们在武夜山最显眼的地方,围了大半个高山。

    她忽然想起了长公主陵墓的诡谲,又想起了她醉酒的那晚碰上了马婆婆的儿子,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说什么“陵墓是空的”。

    促使她行动的是无面曾经说的话,这个苍穹大陆充满了诡谲,若是她不去解开那些尘封的秘密,那么,她身边的人会全部死去。

    从前时候,她不知道究竟为何她那么不愿意希望苍漪澜有任何的事情。

    可是经历的那晚之后,她什么都知道了,原来是那份已经转移了的爱!

    苍漪澜曾问她说:“流雁,如果那晚不是你醉酒之后情不自禁,你是不是打算永远拒绝下去,永远自欺欺人下去,不肯承认你对我的感情?”

    她低下了头,大概是吧,她应该会一直逃避!

    从前她以为苍漪澜当她是替身,所以没有往自己对他有感情上面想;后来苍漪澜跟她交代了真心,她还是逼着自己不承认这个事实!

    但现在,她恍然大悟了!若是不爱,那晚她怎么会失态至此;若是不爱,为何那晚她对那那么渴望。

    当他们身体融为一体的时候,那一刻,她痛的清醒了过来,也是在那一刻,一切成为了定局。

    他身上那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气味,催眠着,也催促着她想到的更多,感受的更多,她终于沦陷!

    她不记得,那晚在情最深处,她附在他耳边亲吻着他的脸颊动情的说:“千默离,我爱你!”

    “我也是!”他亦是浓情的回应着。

    此时她终于知道,重生之后的她不再爱苏锦年,她爱的人是苍漪澜!

    “南宫流雁,你变心了!”这是她无数次嘲讽自己的话。

    无论如何,前世的那个人,她是愧疚的!愧疚他的付出,也愧疚她自己的变心!

    南宫流雁一直坚守着,就是要找到苏锦年,确保他在这个世界过的好!这是她唯一能够让自己稍稍安心的做法了。

    三天之后,南宫流雁毅然去了武夜山,她要找出长公主陵墓的真相!更是为了身边的人,既然她是那把钥匙,那么她就要将苍穹大陆的真相挖掘出来!

    苍漪澜一直知道她心中有心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拥着她,无数次的想要问她,可不

    是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但是最终都没有说出口!

    他害怕他的询问会将她逼离。

    这一次南宫流雁的决然,他没有说话,只是派了两个天一阁的高手还有凤小小护送她一路。

    三日之后,南宫流雁到达了武夜山,并很快找到了那一处长公主陵墓。

    凤小小曾经告诉她,最后两位长公主一位失踪,一位早死,这是最可疑的地方。

    凭她的手段,很快打开了最后一位长公主陵墓,之后她进了主墓室,在掀开棺椁的那一刻,她惊诧至极。

    因为棺木中躺着的竟然是两具尸体——那是个怀孕的妇人还有那个未有出世的孩子!

    一下子,她什么都明白了!

    马婆婆的儿子说长公主陵墓是空的,说将他妻子接回来,那么这陵墓中躺着的就是他的妻子吧!

    苍龙国,竟然有两名长公主失踪!

    什么所谓的长公主被诅咒,这都是阴谋吧!

    她赶回了皇宫,就在那夜,苍漪澜好像喝了酒,抱着她微醉着问:“流雁,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是这世间最亲密的人了,你可不可告诉我那些我不知道的关于你的一切?”

    她沉默了,要说出来吗?

    她好像开始动摇了!

    从前她不想将他扯进来,是不想他受到牵连,因为她给不了他任何的回应。

    可是今日不同了,他是她真真正正的夫君了,还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呢?

    “漪澜,容我想想怎么跟你说可以吗?”她道。

    苍漪澜点点头,却没有告诉她,她离开的这三天砚儿来找过他。

    她一身白色的纱裙,蒙着面,手中拿着一个手帕问他:“漪澜,你真的忘了我吗?这是两年前你送给我的!上面的词也是你亲手为我写的!两年前,我说过一定会来找你,今日我回来了,你还要我吗?我不相信,你真的这么绝情!”

    苍漪澜记得那个手帕,也记得手帕上的词:

    《悟情词》

    窗前柳絮,拂风只散。春意向晚,浓不去。笑看佳人明眸,添香乐文,牵魂萦梦。把此情,方砚着墨色,何以绘卿芳容?坚诚驻心长久。不相忘流年。只待山花烂漫,怎可与他日成眷属,比好?

    “砚儿,我们不可能了,我已经找到此生挚爱!”苍漪澜肯定道。

    “为什么?”砚儿奔过去想要抱住他,却被他悄然躲开。

    “你这首词难道是假的?”砚儿流下了泪,“所以,你根本不想跟我成眷属!”

    “砚儿,两年了!这首词你还是没有参透啊!”苍漪澜叹了口气,“《悟情词》实际上是‘此情误’啊!写这首词,我只是想告诉你‘砚儿,以诚相待,可好?’”

    砚儿望着手中的手帕,渐渐地瞪大了眸子。

    这词,从“方砚着墨色”开始,将每一句的第二个字连起来读,正是“砚,以诚相待可好”。

    “好,苍漪澜!你好啊!”砚儿痛心的点点头,“既然你这么说了,便容我以后见你最后一面吧!到时候,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告诉你我来到你身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苍漪澜当然猜得到,砚儿的目的不单纯,她更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告诉他真相。

    所以他害怕这是一场他无法预料的阴谋,他害怕对南宫流雁不利,想到要询问她的一切,只是不想让有心人有机可乘而已。

    “好,流雁!”他点点头,将她拥的更紧了些,“我希望你不要让我等的太久!”

    南宫流雁是纠结的,她不确定告诉苍漪澜她无论如何要找到苏锦年这个决定会不会令他不高兴。

    她害怕他会阻止她寻找;又害怕他帮她一起找。

    因为这两个曾经撑起她半边天的男人如果有一天见面了,后果是她不敢设想的。

    挣扎了两天之后,南宫流雁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告诉他一切真相了!

    那是在一次吐的稀里哗啦之后,她突然意识到月事好像推迟好多天了——她怀孕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