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9.119人鬼谷(上章 《被越王轻薄》改名《中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错!”苍漪澜点点头,缓缓抚上画中女子的脸颊,“明阳,你我朋友一场,如果有朝一日她的身份被公诸于世,身陷囹圄的时候,请你帮我救她一命吧!耘”

    庄明阳的神色更加惊恐,“漪澜,丹砂魅莲意味着——”

    “我知道!”苍漪澜打断了他,惨白的脸微微一笑。

    “我一直都知道,传言说,丹砂魅莲意味着毁灭,死亡!拥有它的人,必须在出生的时候就要被杀死,否则将会毁灭一切!可是,流雁她却顽强的活了下来!所以,希望她活的人不止一个人!而我,也仅仅只想她好好的活下去!”

    苍漪澜缓缓拿起了毛笔,在画的右上角写下了几行字。他写的很用心,更是用上了全身的力量。

    将那些想要对她说的话,用自己的心,自己的情,甚至是自己的血泪,一个字一个字的记录了下来。

    他怕,现在不写,以后便没有机会了!

    “漪澜,我答应你!”良久,庄明阳点点头,“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救不了她了,我替你救她!”

    这一刻,庄明阳总算体会到了苍漪澜内心深处的那股情谊究竟有多么强大了。

    为了她,可是倾尽一切,倾尽生命;为了她,可以经历所有磨难;为了她,宁愿一个人承受所有的痛苦;为了她,宁愿自己带着无尽的痛与遗憾隐藏在海角天边·······

    他记得离开前,他为问:“漪澜,你为她做了这么多,承受了这么多,能不能给我一个这么做的理由?踝”

    “因为,她是一个值得爱的女子,更是一个值得用真心去呵护的女子!”苍漪澜定定道。

    “明阳,我从来不相信命运,不相信诅咒,不相信无法抗拒;我信的只有事在人为,我信的是人定胜天!所以,就算终有一日我湮灭在这尘世间,苍龙国湮灭在这尘世间,只能说明我苍漪澜的能力不够。可是,遇上她,爱上她,我从未后悔!”

    这些话,是他内心深处最顽强的呐喊!

    只是不知道,这命运与轮回,会不会真的可以被人够改变?

    浓重的雾气飘满了幽深的谷底,像是一座隐秘的屏障,将这个神秘的隔绝的地带紧紧地埋藏了起来。

    森林深处,那是一处诡秘的恐怖的断壁残垣,枯枝落叶如蛇蚁一般森然的延伸到里面,铺满了一地的狰狞与晦暗。

    在这处断壁中间的空地上,躺着一个红衣女子。

    她眉眼清秀,红唇娇嫩,双目紧闭,像是在甜甜的睡着。

    “呼!”

    墙壁之外,一阵诡异的风,如刀锋一般吹向了她的面颊,缓缓拂动起她额间点点秀发,一时间,那额头上一块朱砂色的胎记露了出来。

    再配上那原本清丽美好的容颜时,刹那间又多了几分怪异。

    “嗯·······”

    南宫流雁哼唧着醒了过来,缓缓睁开眼睛。

    梦中的一切清晰的展现了出来。

    苏锦年紧紧地抱着她,将她护在怀中,挡住了那一颗又一颗子弹,又缓缓地倒在了她的怀中。

    “嘭!”一颗子弹打中了她的心脏,在一阵剧痛中她陷入了无尽的昏暗。

    “锦年·······”她呢喃着,泪,潸然落下,一滴,又一滴······

    “锦年,你不要死!”

    “流雁,我就不了你,可是至少不要你走的太难堪·······”

    “锦年······”她再次呢喃着。

    好像,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缺失了一般,她伤心的哭着,心痛的哭着,却又感觉,她的哭只是为了另一件事情。

    “这是哪里?”南宫流雁睁开眼睛,挣扎着爬起来才发觉身体虚弱的几乎没有丝毫的力气。

    衣服好像累赘的很,让她走起路来更加费力了些。

    她这才好奇的低头,原来,身上穿的竟然是一身的古装!

    南宫流雁记得,她被那个为哥哥报仇的属下打死了,怎么会成了现在一副样子?

    难道,她穿越了?她猛然醒悟!

    是不是,她的重生是件好事?

    “锦年·······你在不在这里?”她忽然一喜,会不会他们两人同时都穿越了呢?

    她奔到这处断壁残垣的各个角落,仔仔细细的找着,可惜,那里没有一个活人。

    角落中,遍地的骸骨,还有腐朽的棺木。它们如幽灵一般,占据着这里的每一片落脚之地。

    那狰狞的骷髅,张着大大的嘴,瞪着圆圆的空洞的眼睛,像是在控诉着什么,又像是在哀怨着什么。

    空气中,弥漫着恐惧腐烂的气息。

    南宫流雁望着这个由由骸骨组成的人间地狱,终于嚎哭着奔了出去。

    “锦年,你在哪里?”她撕心竭力的哭着,脑海中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找到他!

    为了找到

    他,她可以倾尽全力,倾尽一切,倾尽一切代价。

    可是,这个信念有总会在不经意间忽略掉什么,提示着她不仅仅是寻找苏锦年这么简单。

    那到底是什么呢?

    头剧痛,像是有一根尖利的针一下一下的扎着她!

    南宫流雁突然抱着头,痛苦的奔出断壁残垣,冲进了一片树林中。

    她奔了良久,逼着自己不去想那个几乎被她忽视掉的封存的秘密,终于,脑袋中那根刺痛她神经的针安静了下来。

    停下脚步她才发现,她方才的奔跑不过是围着这一处断壁残垣转着圈。

    里面,还是一具具尸体,他们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起,有的腐烂的只剩下白骨,而有的还有最后的泛着黑色的腐肉,上面布满了蝇蛆,还有长长的黑黑的虫子。

    它们进-进出-出,从肉里面钻进去,又从尸体脑袋上面钻出来。

    “呕!”

    一阵刺鼻的糜腐之气冲进了她的鼻子,南宫流雁突然难受的干呕了起来。

    到处弥漫着腐朽的气息,就像是一间人间地狱。

    这这残骸尸体,她不害怕,只是觉得恶心!

    她有些疑惑,前世的她就是盗墓为生,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尸体,在恐怕的样子她都见识过了,再恶心的东西她也见识过了,但今日为何为吐成这般?

    她竟然差点儿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这到底是哪里?”

    南宫流雁终于因为体力不支靠上了一棵树。

    “咚!”脑袋竟然碰上了什么凉凉的东西。

    南宫流雁抬头,发现她头顶的正上方竟然是一个精致的陶瓷做成的棺材。

    不止她头顶的树上有,周围好多树上都有一个形状奇怪的东西。

    或是用草包成了粽子,或是用陶瓷铸成了罐子,又或许是用泥巴和成的长方体状的东西。

    她慢慢的伸手,将头顶的小棺材取出来,打开的那一刻险些将它扔了出去——里面竟然是一具婴儿的尸体,它看上去好小,似乎只有一个月大!

    “这里——”

    南宫流雁不可思议的望着周围遍布的尸体,这个深林中,真么会有这么多尸体?难道这里曾经遇到过灭顶之灾,所有的人族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全部死去?

    她又走到了旁边几棵树跟前,照例搬下来了那树上的一个蛹状的东西打开,里面竟然还是一个婴儿的尸体!

    那些树上面,竟然全是婴儿!有的只剩下了骨头,有的还带着腐肉散发着腐烂的气息。

    怎么会有这么多死去的婴儿?南宫流雁惊诧同时,陡然间升起了一阵悲凉。

    这些孩子好可怜,刚来到这个世界便离开了!

    乱蝇纷飞的林间,满地的腐蚀散发出了不易察觉的尸气,缓缓的飘进了南宫流雁跟前。

    那些就像是毒气,慢慢的侵蚀了她的全身,缓缓地侵蚀着她的精力。

    头忽然一阵剧痛,紧接着眩晕袭来,她还未来得及靠上树干已经失去了意识。

    风微微拂过,幽深的谷底,在袅袅青烟中显现出了一丝丝的人气。

    一座木房门前,一个妇人端着一个托盘推开门,直冲床上那个静静躺着的红衣女子走去。

    女子额前有一块朱砂色的胎记,她正恬静的睡着。

    “姑娘,醒醒,起来吃饭了!”老妇人碰碰床上沉浸在睡梦中的南宫流雁。

    “嗯·······”

    她悠悠睁开眼睛,看到脸前布满皱纹但是笑的慈爱的老妇人时,表情先是疑惑,接着便明白了。

    记得她穿越到了一个诡异的人间地狱,然后莫名其妙的昏倒了。如今,应该是被这个老妇人救了。

    “您是——”她指指老妇人,欲言又止。

    “我夫家姓叶,你可以叫我叶婆婆!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叶婆婆道。

    “南宫流雁,您可以叫我流雁!”南宫流雁笑笑道。

    “好!”叶婆婆坐在了床边,将托盘上的粥端过来,“流雁,你怀孕了怎么可以到尸气那么重的幽暗森林中去呢?这样对孩子多不好,要不是我恰巧经过,恐怕你跟这孩子的命都保不住了!”

    “我怀孕了?”南宫流雁疑惑的抚上了小腹,随即明白了,怪不得闻到尸体的味道她会这么恶心。

    她猜测,这孩子是原本这身体本尊的,但是既然她借尸还魂了,这个孩子自然就是她南宫流雁的。

    “流雁,你从哪里来啊?怎么会走到幽暗森林之中?”叶婆婆将递到她的手中;“先喝完粥,然后把这些药喝了!”

    “叶婆婆,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她茫然的摇摇头,她确实不知道这个身体的本尊是谁,又是怎么到了那个充满腐烂尸体的迪凡,“我醒来之后就在那片怪异的森林中了,之后不知道怎么便不省人事了!”

    南宫流雁

    结果粥,许是饿了,三口两口已经喝完了。

    接着又端起了药,喝了一口,被苦的龇牙咧嘴了一番,随即又憋着气将药全部灌了进去。

    叶婆婆赞许点点头,这是个吃得了苦的姑娘。

    之后才回答道:“我们这里叫做人鬼谷,可是说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虽然人鬼谷之外就是苍龙国,但是我们与那里没有任何的交集。”

    “苍龙国?”听到这个名字,南宫流雁的头又是一阵剧痛,她承受不住的捧住了脑袋。

    “流雁,你没事吧!”叶婆婆担忧的看向她。

    “没事!”良久,南宫流雁缓了过来,“你们为何叫这么个名字?”

    叶婆婆微微一笑,接过她手中的空碗放在了身侧的桌子上,“因为,在我们这里,死人与活人同住!我们每家每户中,都会有一间专门的房子,里面放着一口棺木,棺木中存放着已故亲人的一缕头发。

    “那间房子本称作鬼屋,它是承载我们已逝亲人的灵魂的场所。正因为如此,我们这里才会叫做人鬼谷。我们已故亲人真正墓地就是流雁你见到的那个幽暗森林。

    “族人们死了之后,他们的家人会先取下他们的一缕头发放在鬼屋中,然后将他们的尸体放在幽暗森林之中,让他们每日享受自然的洗礼,最终尘归尘,土归土。

    “如果是没有头发的,就像是那些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他们的父母会将他们安置在一个狭小的棺木中,让后以树葬的形式让他们安息。因为婴儿们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