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章 狩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李青亦才二十岁模样,宋尔雅却早便听说过他军中威名。

    此人虽家道中落,寄居在严大人家中,但自幼聪明精进,尤其十分尚武。此番他一听王爷竟丝毫没有架子,出口便要与他比试,顿时两眼放了光:“王爷请示下。”

    苏恪不疾不徐将才刚整理好衣襟的宋尔雅拉过来,扶坐上马。

    他一路牵马而行,思忖片刻,道:“梁州此地竟有如此生机勃勃之景,其间当有许多猎物才是。”他轻咳一声瞟着宋尔雅,一本正经:“王妃昨日才道要食肉。”

    李青一愣,不想王爷这严肃模样中竟说出这般话来。他本就话少,一时半会不知要用何语气来答,愣了愣后,他才缓过来单膝跪地告错:“是卑职的错,这一路只带了行军干粮,实在委屈了王妃,还请王爷责罚。”

    真是个死脑筋。

    宋尔雅“扑哧”一笑,爽朗道:“李都尉不必自责,王爷是跟你开玩笑的。这一路行来,士兵俱是疲累乏味;今日实在好天气,我们又得了这样一块美地,晚上若是扎了帐子,火烤美味,岂不是更妙哉?”

    严馥一听,连拍手跳着赞同:“王爷、王妃好主意!真是许久都没见过狩猎了!”

    李青又是一愣,这才听明白这一对人的意思,不好意思地拱手道:“卑职这就去办。”

    日头正要落山,四人策马归队,已有士兵扎好了营地。宋尔雅从未住过这营地,想着今日要在野外过夜,亦是觉着有几番意思。

    锦绣从未见过这般壮阔的绿色,又见王妃久去之后才将将归来,老远就兴奋又埋怨地跑上来,挨着宋尔雅袖口道:“王妃!您去哪儿了,可把我们好找。”

    宋尔雅正欲开口答她,却瞟见严馥正掩嘴吃吃地笑,不禁双颊一红。

    “王妃一惯,倒是胆子肥了。”头上传来微冷的声音。

    正是面色清冷的苏恪,将宋尔雅肩头一揽,目光扫过锦绣那落在宋尔雅袖间的小手。

    锦绣下意识中嗖得一抽手,一面偷偷瞧着苏恪和宋尔雅的脸色,一面心中惴惴不安地想着:王爷平日待她们这些王妃身边的人虽是不咸不淡,却亦从未刁难——可今日是怎么了,王爷竟如此的凶……

    高嬷嬷却是个贼精的,上前赔笑道:“王爷莫生气,锦绣这丫头老奴替您教训着。”

    虽是这样说着,可眼底却将王爷手中动作看了个一清二楚,老脸上的皱纹顿时舒展了许多。

    宋尔雅嗔一眼苏恪,正要开口,却听后边传来一阵疯狂的欢呼雀跃。

    果不其然,兵士们一听都尉道要狩猎,俱是兴奋起来。那原本因旅途疲累而灰蒙的一双眼,倏地被点亮了。

    李青是个真汉子,一声军令下,士兵齐齐列队,站得如白杨一般身姿挺拔。

    “这都是卑职手下的精锐。”李青说起这些士兵便十分自豪,面上俱洋溢着万分豪情:“王爷,您先选。”

    苏恪一颔首,丝毫不客气地自那一队整齐划一的士兵面前迈身而过。

    他沉声有力道:“第一排,出列。”

    待苏恪选完,李青亦选好了几人。

    ——二人每人带着十名士兵,一个时辰之内回来,若是谁带回猎物更多,谁便获胜。

    沉雪拿着一注焚香用以计时,凑着火把点燃。

    “表哥英明神武,定要拔得头筹!”严馥于马上李青笑道。

    虽胜败俱是游戏,但此番比试好歹是男人的尊严所在,李青抚了严馥香软的发鬓,笑道:“好。”

    “王爷权当玩玩便可,一路当心。”宋尔雅直立,轻抚马首,勾起潋滟唇角。

    “嗯。”鼻尖哼出短短一字,妥帖淡定。

    一干士兵仆从全部席地而坐,激动地翘首以待。沉雪立在香前,清声呼道:“出发!”

    二人的两队人马便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奔而去。

    她目送他英姿飒爽的背影渐行渐远,不禁心悦。

    炊事这边已张罗着升起火堆,架起高锅。锦绣与高嬷嬷亦上前帮手。

    大约香还燃剩下三成模样,便有人急匆匆回来了。

    来人正是李青,满载而归。他一人独坐马背上,除此之外,那马亦驮着两只毛色油亮的大狍子。

    他身侧一名副手则拎着好几只壮硕的野兔。

    其余士兵手中皆有斩获。

    严馥一时欣喜若狂,鼓掌叫好,宋尔雅亦对李青身手赞赏万分。在场之人无人吝惜掌声,全然一心为英雄喝彩。

    李青满头是汗地驭马而来,将箭取下搭在马背上,拱手朝宋尔雅道:“王爷还未归?”

    宋尔雅看那香还剩下两成有余,不知他为何此问。便答:“还不曾回来。如何?”

    李青当下神色便有些急切起来。

    宋尔雅看他脸色有些不对,正色问道:“究竟怎的了。”

    “太阳要落山了,这草原夜晚偶有狼群游荡……”李青说到一半止住。这一队人马不过十人而已,若是太晚归来,遇上狼群……

    宋尔雅心中亦是一惊。

    李青看了看天色,又看了那行将燃完的香,懊悔单膝跪地道:“王妃……卑职有罪,卑职这便去寻王爷!”……他只逞一时快活应了王爷,却忘记了这等要紧事情。方才他一路狩猎,归途才想起狼群此事。

    说罢连汗都不曾擦拭,便又带着一队人上了马欲走。

    “且慢。”宋尔雅忽而出口叫停。

    李青转头,诧异地望着这位王妃。

    “香还未完,再等。”她扬袖,镇静如供奉台上的神灵。

    她眸光沉静如水波潋滟,叫李青心中一愣。初见这王妃,只道她是美貌非凡,艳色无双,却不知她竟这般淡然自如。

    颇有巾帼之势。

    “李都尉不必担心,王爷不如你想得那般弱。”宋尔雅坦然一笑,一语道中李青所忧,继续道,“王爷虽不在梁州草原长大,却亦自有他的本事。”

    李青被说得脸上白了一阵阵,慌忙道:“卑职不是这个意思……”

    宋尔雅不再辩驳,只抬高了眼眸,定定望着那落日不语。

    一时气气氛中有些冷寂,所有人俱是正襟危坐。李青默默下马站定,瞥一眼被惊得已然有些花容失色的表妹,示意属下做好随时策马准备。

    沉雪依旧是那清冷秀气的少年模样,面色不改分毫,缓缓抖落一地香烬。

    忽的,那香雾最后一丝缭绕中,宋尔雅看见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队疏落人影。

    是他!

    严馥亦脱口而出:“是王爷!”

    全军定定望着同一个地方,注视着那一行人渐渐走近。

    是他领头一马当先……待他近了,再近了,众人才发觉他竟与一名士兵同骑一马,自己的马背上却赫然压着一团庞然大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