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最美时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司微语抬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要说这样的话,你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一直都是,我以前那样做,是怕自己不能有孩子,怕连累了你!”

    徐默尘心头一痛,他捏住司微语的手,道:“没有了你,我还要子嗣做什么?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找回来,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却不能没有你,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让我等了这么多年,我怎么会放你走?”他在她额上落下一个吻,攫住她的下巴,让她的泪眼面对自己,柔声而又霸道地道:“以后,再也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离开!

    司微语抓住他捏在自己下巴上的手,他的手松了,任由她握在手中,她轻轻地在他的掌心里落下一个吻,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不管是生还是死,我都不会,我会永永远远地跟你在一起,生生世世,都不分离!”

    “好!”徐默尘一把搂过她,亲吻着她的头顶,他知道,不管她是留,还是走,不管是坚持,还是放手,她的心里也只有一个他,一如他自己,不管她去往哪里,身在何方,她永远只是在他的心间,从未走远。

    徐默尘牵着她的手,绕着坟墓转了一圈,不得不说,生同衾死同穴,是他最向往的一件事。坟头没有一根杂草,两人牵着手慢慢地从墓地里往外走,一路走来,同葬的并不多。司微语也发现了,或许是现在的人已经不再相信鬼魂了,对身后事看得也很淡。

    “哥,我们死了之后,还在葬在一起吧,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也不想看不到你。”司微语扭头去看徐默尘,脸上还带着些伤感。

    虽然这么年轻,说这些不太吉利,可徐默尘却并没有阻止她,生老病死,是客观规律,没什么好避讳的,且司微语想的也正是他想要的,他抬手抚摸着司微语的脸,很郑重地道:“好!不要担心,我一定不会比你先死。”

    我不忍让你去承受失去我的痛苦,那么,失去你的痛苦,让我来尝!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承诺更打动人的心了。司微语笑了一下,却扑到了徐默尘的怀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的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这世上,有一个司微语,就会有一个徐默尘。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比她更懂她,了解她,理解她,时时处处宠着她。

    徐默尘低下头,轻轻地含住了她的唇,他吻得那般细致,如桃花初绽,如新月蒙纱;他只手捧着她的脸,指腹轻轻地在脸上摩挲,柔软得如风拂过初春新萌的嫩草,风情在心底里,在空气中,在两个人的天地之间盛情燃放,肆虐滋生。司微语睁开眼时,他一双黑黢黢的双眸,如凝了水一般地看着自己,司微语轻唤了一声:“哥!”

    声音轻柔得如猫,如羽毛滑过心间,看着这张熟悉到骨子里的脸,这一刻,徐默尘只觉得他似乎看到了他和司微语的前世,只觉得,他曾经拥有过司微语的生生世世,只觉得他的灵魂原来与司微语的从来就是一个整体;岁月原来真的可以短暂到一瞬,沧海其实就是曾经的桑田。难怪他会在六岁的时候,便想留住三岁的她,也难怪他的眼里从来就只有司微语一个女人,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个人;原来她就是他的另一半,只有他和她在一起,才是一片完整的天地。

    徐向晚赶过来时,看到的便是两人凝望着的样子,原本急匆匆的,远远看到,便再也挪不动脚步,虽是墓地,风光其实很好,参天树木下,青草翠丛中,林荫道前,相拥的两人就这样相互凝视着,目光那般深情专注,身形那般契合,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才是全世界,一时间,徐向晚心头大震,这么多年来,她似乎头一次明白了爱情的定义。

    不是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不是两人在一起幸福的感觉,不是激情来不及向亲情转换,也不是其他;爱,是彼此之间灵魂的契合;是没有那个人时灵魂无处安放;是失去那人后,宁愿寂寞行走也无法容忍将就;是寻寻觅觅生生世世,芸芸众生,万千身相,却能一眼看到他的所在;是兜兜转转,尘世变幻,颠簸飘零,宁覆了天地,也不愿走开。

    徐向晚想,她曾经的认知是不是错了,只是,转念又一想,这世上,又有多少人有他们俩那样的运气,能够找到了对方,心心相惜,彼此都懂爱,愿意把灵魂交付,这些,都应该是前世的约定吧?

    她想,她与顾迟之间呢?如果顾迟现在愿意与她相约来世,她心里又是愿意的吗?

    突然之间,她找不到答案了,她竟然读不懂自己的心了。

    徐向晚回头太猛,一下子撞到了顾迟的胸口,她脚下一个趔趄,好在顾迟及时拉住了她,他略带责备地道:“怎么不小心点?”徐向晚抬头,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关切,还有浓浓的,愧疚。

    他愧疚什么?如果说,顾迟是背着她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或是说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徐向晚是万万不会相信的。没有了身心上的背叛,那么便是财物了。徐向晚收回目光,往他的身后看了看,正要说“走吧”,便看到史乔跳了起来,大喊一声:“徐默尘!”

    沉寂的墓地里,突如其来这一声,自然是惊天动地的,一群飞鸟被惊得扑棱着翅膀飞走了,徐默尘抬起头来,他搂着司微语,轻声道:“走吧,我们回去!”

    “嗯。”司微语眯着眼,看了看前面跟疯子一样的史乔,心里想到,这就是传说中找死的节奏吗?“哥,你说尤瑞,到底,死了没有?”

    徐默尘的身子陡地一僵,虽然很快就恢复正常,司微语还是感觉到了,他们俩相拥着,徐默尘的胳膊搂得她很紧,司微语抬头去看他,与他的目光相触,只听得他道:“没有亲眼看到他死,便,不能确定。”

    司微语回过头,看着脚前的路,“那一处是宇宙中的黑洞,是连光都无法逃离的天体,我想,应该是……进去了。”如果是进去了,便是意味着,必死无疑!

    徐默尘摇了摇头,“那,只是我们理解的黑洞,到底是黑洞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你会不知道?”司微语抬手刮了刮他的鼻子,脸上虽是戏谑,眼中却是深情缱绻,“连太空战舰都做出来了,会不知道?”

    徐默尘笑着拉下她的手,笑着道:“不是都让你知道了?”

    “哼,又不是你愿意的。”司微语娇嗔道,却也不从他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任由两只都由她握着,而她,就如被绑架了一般地被他拥着往前走。

    “这是帝国的意思,有些事,还是瞒着的好!”徐默尘道。

    是啊,这是人类生活了成千上万年的地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他们已经习惯了生活在这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日复一日,年复一日,如果让他们知道,地球之外还有什么的话,会打破了他们心中的平静,并非是一件好事啊!

    这道理,司微语自然是知道的,便不再纠结这个话题,道:“之前尤瑞告诉过我,他们曾经探测到过弱时光区域,似乎是与另一个时空连接的通道,这个,你们有没有研究?”

    徐默尘沉吟了一下,正当司微语想说“不说算了”的时候,他开口了,道:“这一探索,很久以前就有科学家在研究了,应该,是有的!”徐默尘斟酌用词道。

    司微语心头一跳,她转身拦在徐默尘跟前,搂住他的腰,道:“是不是我要是在地球上找不到你了,就要穿越,到别的空间去找你?”

    知道她在说笑,徐默尘还是有些心疼,他捏了捏司微语的脸,道:“别想些有的没的,我去哪,你也去哪!”说完,牵着她的手,迎上等在路口的史年,道:“走吧!”对史乔殷切的目光,视若无睹。

    倒是司微语,她笑吟吟地看着史乔,道:“毕业没,在哪里上班?”

    史乔的脸已经变成了高冷艳的模样,头看着前面,根本就不看司微语,道:“之前在姑姑的公司,现在,姑姑不在了,估计要接手帮顾家打工了。”

    难怪,原来是怕史乔没了位置呢。司微语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顾迟,顾迟的目光却是落在徐向晚身上,而徐向晚则双目直视前方,一副听了也无动于衷的样子。

    司微语笑了一下,“这敢情好,实在是太能干了,真是佩服,改日我可要去和妈说一声呢,怡凡要请像你这么能干的丫头主事才行,我怕我哪天把怡凡给折腾没了。”

    “你?掌管怡凡?”史乔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指着司微语,继而哈哈大笑,“说真的,你这话说得太吓人了,徐默尘胆子也真大呢。”说完,看着徐默尘的侧脸,等着徐默尘的答复。

    司微语笑了一下,她的右手被徐默尘握在手中,另一只手本空着,前面的路有些窄,她又不愿放手,便抱着徐默尘的胳膊,与他挨得更近。徐默尘一侧身,将她揽进怀里,道:“没事干了?没事干就瞎说?”

    他是在责她不该和史乔说话呢,司微语笑着道:“史乔毕竟有经验一些呢,我向她讨教一些,看她从她姑姑那里都学了些什么绝招。”

    到底是学了什么绝招,让顾迟这般有信心将整个顾氏都交到史乔的手里,而不让徐向晚染指。

    “你以为都像徐家那样不把媳妇当外人的呢?”徐向晚沉着一张脸道,“万一我哪天把顾氏给折腾到怡凡了,怎么办?”

    头一次见徐向晚这般尖刻,司微语便知她是动了真怒。徐向晚是稀罕顾氏的人吗?她在怡凡拥有的股份虽然不多,但足够买好几个顾氏的了,她所气的,不过是顾迟毫不顾忌她的感受。她不稀罕是一回事,可顾迟不给又是另外一回事。

    史年笑了一下,道:“你这是在怪舅舅呢,实在是,这是你婆婆生前的遗愿,她之前就总说,她教了史乔这么多,史乔是一定要好好给顾氏卖命的,如今她人不在了,我们这样安排,也是不想愧对她。”

    “呵!”徐向晚冷笑一声,“我有什么好怪的?这这边也忙得很,今日下午三点要走,要说,史乔帮忙打理顾氏,我应该好好感谢她才是呢,最好啊,舅舅还是再安排一个人打理顾家,这样我也好彻底脱身。”

    顾迟心头一跳,侧目去看她,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她微微挣了挣,还是被她握在手里,这样,顾迟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低声道:“胡说什么呢?”

    “胡说?我怎么是胡说呢,我说的是真的。”徐向晚笑着道,“我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事情办完呢,你也不能总住在徐家是不是?”

    不知道徐向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顾迟只觉得生命里似有什么东西要流走了,是他想珍惜,却从来没有努力去珍惜过的。他看着她微垂的脸,白皙的肌肤,昔日圆润的脸不知何时露出了颧骨,显得那般消瘦,他有多久没这么看她了,竟然不知她是何时瘦了。心里的愧疚更甚,道:“不能不走么?”

    “不能!”这一次非走不可了,如果过去的三十多年是错的,那就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

    “既然是这样,先看顾迟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再说吧!”史年道。

    司微语心里特别难受,在这一场对峙中,虽然中心点是顾迟,只怕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可夫妻并不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结合,两大家族之间,会有太多的碰撞发生,种种都会影响两人的感情。她捏了捏徐默尘的手,徐默尘扭头看了她一眼,却依旧没有吭声。

    她想,徐家一向都不看好顾迟和徐向晚之间的感情,却一直在容忍,徐默尘不反对他们在一起已经不错的了,还让他在这种情况下去帮忙挽救,确实是不太现实的,徐家人的骄傲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怎么?司微语不会管理怡凡,还要嫂子你帮忙?这是吃饱了撑的吗?”史乔口无遮拦地道。

    徐向晚已经不想再说话了,她也确实没有说,好在停车场已经到了,她抽出自己的手,对顾迟道:“你先去上班吧,我坐默尘的车回去,我下午三点的飞机,就不再给你打电话了。”她说完,也不待顾迟答复,就钻进了徐默尘的车。

    顾迟一个人痴痴地在原地傻站着,史年等在一边,一张脸并无任何波澜起伏,似乎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司微语看着顾迟,心里涌起一阵悲哀,如果不是两大家族阵营不同,如果不是史家对徐家这般仇恨,如果不是顾迟太过纯良,如果他能够稍微有自己的主见,或许,就不会走到今天。

    “走吧!”徐默尘扫了一眼身后的两人,搂着司微语上了车。

    车,缓缓地从停车位滑出来,透过玻璃,司微语似看到顾迟眼中有一抹水色,她想,其实他心里都是明白的吧?

    “姐!”看着徐向晚强作坚强的样子,司微语心里特别痛苦,“那些都不算什么,没必要为了那些身外之物影响了两个人的感情。”

    “我,怎么可能计较顾家的那点细末零星的家产?”徐向晚嗤笑一声,“我只不过是很后悔,很后悔……,或许我上辈子做过什么缺心眼的事,这辈子才遇到他,我想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