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不自量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出事的地方离金翠花家并不远,司微语有些好奇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要来了的,便问起。金翠花一甩鞭子,道:“我哪里知道你要来,我是看到这边出事了,赶紧的过来瞧瞧,正好看到你来了。妹子啊,你们没出什么事吧?”

    知道司微语身份复杂,金翠花也没有问别的,只问安危。“你现在都这副样子了,可还是要保重的好,不说出事,就孩子跟着你,也遭罪!”

    一席话,说得司微语和徐默尘都不吭声了,心里愧疚得要死,司微语干笑一声,道:“我是听说茶叶出事了,才过来看看的,这件事过了,我也只能呆在家里养胎了。”想到王怡下的禁足令,司微语无限哀怨。

    “应该的,就我们农村里,怀个孩子,就跟怀了太子一样啊,从孩子上身的那天起,就四手不伸,家里人伺候得跟皇后一样,更别说到处东奔西跑的了。你既不愁吃穿,又不愁钱花,有什么事,吩咐我们一声,犯得着自己跑到这穷山沟里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司微语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敷衍一声,不想再就着这个话题说下去,便问道:“听说秦姐姐来了几天了,有什么进展没?”

    “也没什么进展,秦铭妹子已经让下面的人把所有的茶叶全部都封存起来了,暂时也没想好要怎么处理。我们现在正在查到底是哪几家送来的茶出了问题,却查不出个所以然来。照理说,制茶是我们自己做的,各道工序也都把控得很严,老头子恨不得火眼金睛地盯着,不会说掺杂什么进去。如果说是新茶有问题,茶叶这玩意儿,又不像水稻,还跟种子有关系,我们定的这些家茶叶,都是上十年的老树了,往年也没听说有这种事。”

    边说,已经到了家门口了,正碰到秦铭急匆匆地从屋子里往外赶,她低着头,在沉思什么,脚步走得飞快,人到她面前了,她也没注意到。司微语只好出声道:“师姐!”

    “啊?”秦铭惊愣着抬起头,看到是司微语,一声惊呼,跳着就扑了过来,却被人半路里截住了,她定睛一看,见是徐默尘,不好意思地道:“妹夫也来了!”她参加过怡凡的季度工作会议,自然是认识徐默尘的。这才发现,司微语变了样子,笑道:“差点鲁莽了。”

    司微语携了她的手,边说话边往里走,问起情况,和小猴子妈妈说得大约一个意思,便知的确是没有太多进展。

    进了门,又和小猴子爷爷奶奶见了面,自然都很高兴。小猴子上学去了,暂时没在家。司微语把带过来的一袋子巧克力交给小猴子妈妈,让她转给小猴子。熊家的人见司微语如此有心,也很是感动。

    出了这事,老人显得很着急,拎了一个大袋子出来,里面装着无数个小袋子,每两个绑在一起,放到司微语和徐默尘面前,他拿出一份递给司微语,道:“出了这事后,我让人把收来的每一家的茶叶全部都单独放着,每一家都炒制了一点出来,这里面起码有一半的茶叶和原来出事的一样,有种怪味,说起来很好闻,闻了一次,还想再闻两次,真是邪门。”

    这次轮到司微语很感动了,她捏了捏手中的袋子,巴掌大的塑料袋,一袋装着炒制好的茶叶,一袋装着这一季的夏茶,她将茶叶递还给老爷子,道:“爷爷,这件事的确很重要,我们之前查出来有问题的茶叶,再不能卖出去了,要全部都销毁掉,不能用别的办法,只能火焚,您用来分别有问题还是没问题的这个方法,的确很好,为了减少损失,我们就把每一家送来的茶叶单独炒制,再确定的确没有问题时,才往外卖。其他的有问题的,损失就由景豪来承担,在没有搞清楚原因之前,我们暂时不要和人家解除合同。”司微语说完,扭头去看徐默尘,徐默尘自然不会有异议,点点头。

    “去看看那些有问题的茶树吧!”徐默尘说完起身。

    小猴子爷爷身体与年初相比要好些了,走在前头,带着司微语等人爬上了对面的那座茶山,指着半山腰里的一垄茶树对司微语道:“这是前边村里二狗子家的茶树,他们家的就有问题。”小猴子爷爷说完,揪了一片放到鼻端使劲地嗅了嗅,道:“光闻气味,或是放到嘴里嚼,还不觉得有什么,一炒制出来,就特别明显。”

    小猴子爷爷说是特别明显,是针对他自己,或司微语他们这种长期与茶打交道的人来说的,若是换了普通人,是很难品的出来的。

    司微语揪了一片叶子,正要放到嘴巴里去,便被徐默尘给拦住了,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从她手里拿过叶子,扔到地上。司微语气得别过脸,要不是有外人在,她才不会放过他呢。

    徐默尘背着手,放眼四下里看了一下,问道:“出问题的茶叶,是在同一个山头,连成一片的,还是分开的?”

    小猴子爷爷之前还没注意过这个问题,他想了想,摇头道:“有练成一片的,比如说二狗子家的和三丫家的都在这一处山头,也有分开的,石磙家的就有问题,挨着他家地的好几家又都好好的。”这么一说来,更是费解了。

    徐默尘默了片刻,扭头对秦铭道,“师姐,你让人把这茶树连土一起挖一棵,我们带走!”

    “好!”秦铭答应一声,便忙让金翠花去联系,说是带走,其实还是要花钱的,谈判什么的,金翠花是把好手。

    来了一趟,就带了一袋子茶叶,和一棵茶树,司微语总觉得有些不甘心。但空袭的消息一经传到了京都,王怡打电话过来,说是派来接他们的飞机已经到了机场,让他们马上回去。司微语除了服从,想不出还能做什么。

    连夜赶回京都,徐默尘就让人将带回来的东西送到了金池那里。第二日一大早,徐默尘带着司微语赶到他的实验室的时候,他又趴在显微镜下,看得很仔细。上次见过面的那个研究生将他们带到了金池的办公室,正要说给他们倒茶,问他们喝什么,司微语忙婉言谢绝了。

    在这样的环境中,就别说吃喝之类的话了。

    “如果水质没有问题,那么只能是肥料或是农药里掺杂了魔开达果的粉末了。”

    金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司微语回过头去,见他还是前日见面的那副样子,只头上的油污更重了,似乎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子臭味。司微语吸了吸气,很想打喷嚏,又打不出来,真是憋得难受。

    两人对农业种地什么的完全是外行,便听到金池解释道:“魔开达果做成粉末之后,如果融入水中,以肽成分就会很快溶解到水里面,这也是为何那个海岛上的水里含有安肽能够与其发生中和的原因。我之所以确定是农药或是肥料出了问题,是因为,如果是那里的水质出了问题,那么出问题的茶叶,就不会呈随机分布的状态,肯定是成片成片的。”

    “是因为以肽成分容易溶解进水里的原因?”司微语问道。

    “不错,而且,以肽在水中非常活跃,绝不会出现相邻的土地里一块有,一块无的现象。”金池道。

    “那也意味着,我们必须尽快消除土壤里存在的以肽,否则,那几块山头都要报废了?”徐默尘皱眉道。

    “那几处山头,肯定是要报废的,而且行动要迅速,以肽成分的化解,除了用安肽可以中和外,只有一种物质可以消除,那便是海水。这一点,我以前只是猜测,现在我可以肯定。”金池道。他这两年来,一直在寻思,如果能够有机会,他必定要穷毕生精力去找到那种物质,然后寻求破解之法,没想到运气如此好,竟然得来全不费功夫。

    同时让他担忧的是,居然真的有人拿这东西来害人,而且已经传播到这里来了。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魔开达果之后,就担心的事。

    “你不是说,可以用那个海岛上的水,可以中和这种特殊的物质吗?我们可不可以在水中添加这种叫做安肽的物质,对土壤里的以肽进行中和?”司微语自然是不舍得那几处山头的,或许在她的眼里,那几处山头可有可无,但对于那些茶树的主人来说,却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再没有什么,比能生长万物的土地更为宝贵的了。

    “我没有那些水的样本,无法合成出那种物质来,不瞒你说,我曾经对那果子上过瘾,它对我的大脑破坏得很严重,很多重要的记忆都缺失了,如果我再晚一点遇到尘少,或许我连自己是谁都不会记得了。”

    “那你后来是怎么戒掉的?”司微语道。

    “以肽这种物质也有它自己的致命之处,摄入量越多,它分解得越快,就像种族的繁殖一样,繁殖得越快,如果长时间不摄入,它就会自动组合,抱团,就像星体死亡的方式一样,坍塌压缩,最后在大脑皮层下形成一个瘤状物,最后的结果就是医生会给你一个脑瘤的诊断,然后等死。”

    这是,把自己的命运给说出来了吗?司微语看着这个平静地说着自己的结局的老人,一时间,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不再觉得他猥琐,也不再嫌弃他的邋遢。一个能够坦然面对自己死亡的人,不管他是谁,都是值得尊敬的。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那个海岛,取到其中的水,你是不是就可以救活你自己?”司微语很认真地问道。

    金池怔愣片刻,才回过神来,他依旧是一脸的平静,点头道:“如果这世上,任何人在我面前说能够找到那个海岛,提取到其中的水样本,我都会笑话他,惟独除了尘少!”

    这话是对徐默尘的认可、赞赏和崇拜,他是自己的男人,司微语难免会高兴、自豪,但同时也说明了寻找那个海岛的难度。

    从金池的办公室出来,下楼,一直坐到车上,司微语都没有说话。徐默尘侧目去看她凝重的脸,伸手搂过她的腰身,道:“会找到的!”

    车从金池所在的校园里驶出来,直接进了军委大院,徐默尘将她送回家,嘱咐她中午等他回来后,正要离开,司微语拉住了他,道:“有个事想问你!”

    司微语说得一本正经,反倒显得几分可爱,她揪着徐默尘腰间的衣服,有些想要抱他入怀的样子,徐默尘侧过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什么事?”

    “那架飞机,是你故意引来的?这次说去云望山,就是为了把它引出来?是为什么?”司微语问道。

    徐默尘在她脸上注目片刻,虽说对方的手段有点拙劣,却也是对方能够调动的最大的兵力了,军中的任何空中打击,不论是境内还是境外,都必须得到军委五人以上的签字许可才行,很显然那架飞机是临时调动,且走的不是战斗准备的路子。但不管怎么说,对方出手了,对徐默尘来说就是个机会。

    “还记不记得在太空的时候发生的事?尤瑞的一枚炸弹,我的战舰就裂成了两半?虽然说银狮的战舰,与我的战舰,虽然有不同,但在抗打击方面,已经考虑到了全球最先进的武器的火力攻击,包括核武器。如果说,一枚炸弹,正好击中了战舰的最薄弱的区域,或许会有一定的损伤,但也不至于说会开裂。你说,这中间,是不是应该考虑到别的因素?”

    这个问题,司微语一直也在考虑,可以说这个帝国最核心的战备武器工厂,她都去看过,银狮用来研制机械人的工厂,她也去看过,其实力之比,银狮远远不及这个帝国的,不可能说存在徐默尘的战舰抗不了银狮的一枚炸弹,就算这枚炸弹是威力最猛的。

    而事实就是如此,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艘战舰,被人动过手脚。

    会是谁呢?司微语用询问的眼神望着徐默尘,徐默尘摇摇头,道:“没有任何证据,不足以指证任何人。”

    “所以,你才会安排这趟云望山之行,引出对方来?”司微语不高兴地道,“我还以为你是真心诚意地想要陪我去呢。”

    “没良心的!”徐默尘捏了一把她的脸蛋,在她额上亲了一下,道:“我先去处理些事情,在家等我!”

    司微语点点头,眼望着他出门。她坐在沙发上,想了想,便拿起手机,给乔离打电话。

    美国那边,银狮的海底实验室被炸之后,厉琨和靳寇等人回了墨西哥,王虎接到了徐默尘新的命令,而乔离在前两日接到司微语关于茶叶的电话后,就已经回了曼谷,看到司微语派过来的人是苏云,心里真是感慨,他那日在十方茶舍喝了苏云泡的茶之后,就动了想把苏云要过来的心,没想到这么快,这人就到了眼前。

    原本以为茶叶这事会有些棘手,但很显然苏云很有思路,对于没有卖出去的茶叶,全部封存销毁,已经卖出去的,鉴于卖出的数量不多,她便让人发出公告,这一季的“忆君安”在做市场调查,如果能够在一天之内提供任何买过茶叶的证明,则获得一万美金的奖励,两天则是八千美金,三天才来登记,便是六千美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时间,买过这一季茶叶的人,便都纷纷上门来,虽然损失了不少,但至少没有留下后患。在通过与顾客协商,一部分人做了退货,由乔家给出十倍于交易价的赔偿,一部分人则选择了接受五倍的赔偿和换货处理。

    这一事,有乔家通过媒体的操纵,又有如此重金赔偿,并没有造成市场动荡和不良影响。

    乔离站在一边,看苏云耐心地在和顾客做解释,并双手碰上今年的春茶换回这一季出了问题的秋茶。她的笑很真诚,让看的人心底里无端地生出信任,是那般纯粹,如秋日的阳光洒在微风泛起涟漪的湖面,粼粼的波光将如此多的亮色送达人的眼底,不自觉地就想要怜惜。

    乔离正要上前去,手机便响了,他拿出来一看,不由得笑了,举到耳边,笑道:“又怎么了?”

    “你怎么说话的?你的意思,我不该给你打电话?那我挂了!”

    “我错了!”听到司微语如此嚣张的威胁,乔离无奈地承认错误,声音也不由得轻柔了很多,这世间,最美好的,只能藏在心底时时珍惜,能够收在手边的,才是合缘的。他这般认错,司微语才勉强罢休,轻哼了一声,便将和徐默尘一起去云望山的经历讲了一遍。

    司微语之意,是想说一下魔开达果的进展,可听到他们在路上遭袭,乔离心头的火一下子就点燃了,打断她的话,道:“徐默尘是怎么回事?还是不是个男人?怎么能够带你去涉险?他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怀孕五个月了?还是说他不想要你们母女?我不介意接受!”

    乔离一通火发完,司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