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揪出内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不用,我,我自己能走!”冷哲推开何意,才往前走了一步,噗通一下,就撞在门框上了。

    何意眉头皱了起来,忙冲上去扶起他,见他的额上瞬间就鼓起一个包来,这般情况下,怎么送他回去?哪只妈会不心疼儿子,别到时候对她的印象不好了。

    “先去敷一下吧!”何意抱着他的手臂,将他往沙发上拉,却被他甩开来,“我自己,能走!”

    跌跌撞撞之下,他见门就进,好在进的是何意的闺房,幸好不是巴夏的。

    巴夏简直是目瞪口呆,见何意一脸不善,生怕殃及到自己,咽了下口水,“我,我先回房了!”说完,逃也似地进了房间,将门锁好。

    老爷子虽喝得多,但只是微醺,他已经回房歇着去了,除了收拾碗筷的阿姨,屋子里就只剩下何意一人,听到房间里传来的鼾声,何意跺了跺脚,只好进去了。

    冷哲横躺在她的床上,双腿吊在外面,正睡得呼哧呼哧地响。何意想上前去一脚把他踢下来,还是忍着了,她抬手扇了扇屋子里的酒气,拿过一瓶云南白药冲剂,猛地按下去,喷在他额头的犄角上。

    想必是有些疼,冷哲不耐,他一个翻身,将半边脸埋在何意的被子里,这般一来,腿便别扭得有些不舒服,他的腿缩了缩,眼看就要缩到床上了,何意吓住了,忙上前帮他把鞋子给脱了,将他推到床中间去。

    “来!”

    何意正要缩回手,却被冷哲反手一拉,他长臂一揽,何意就被他箍在了怀里,双手双腿将何意捆得结结实实。

    冷哲的身上不全是酒气,何意的脸贴着他的胸口,鼻端萦绕着陌生的带着蛊惑的男人的气息,何意原本想要挣扎的手脚渐渐地使不上劲了,一颗躁动的心,变得宁静了下来,困意袭来,眼皮就抬不起来了。

    小鸟清鸣声在窗外响起,秋阳高照,宿醉的头有些昏沉,冷哲睁开眼,只觉得浑身酸痛,正要起身,才发现怀中有异物,软香温玉的感觉这么熟悉,他低头一看,居然是何意,平日里暴躁得跟疯马一般的女汉子,此刻竟然乖巧无害得如婴儿,她额角伤口上的纱布有些松脱,看得见暗红色的痂。

    鬼使神差之下,冷哲竟然伸手去帮她整理,手才碰到那纱布,何意动了一下,冷哲的指头好死不死地就戳到她的伤口了。

    “嘶!”一声轻呼,何意痛得醒过来,睁开眼,正好与冷哲黑黢黢的双眸对了个正着,她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才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样一个处境,两人面对面贴身而拥,晨起男人的自然反应清晰地感应到她的大腿根部,作为学过医的人,她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种情形,不能再尴尬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冷哲清了清嗓子,说归说,他的手居然不动,丝毫没有松开。

    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奇妙,何意的身子稍微挣扎了一下,冷哲只觉得小腹深处,腾地升起一股热意,瞬间就冲散了他的理智,他一个翻身,将何意扣在身下,一张隐忍而有些扭曲的脸在何意眼中放大。

    再迟钝,也知道这男人要做什么。素来无法无天的何大帅,此刻竟然有些害怕,心底里无端生出恐惧,她决定闭上眼,不去看他。

    对冷哲来说,这无疑是邀请,他扑一般地将何意含在嘴里,*和残留的酒精,让他的整颗脑子,混沌得跟浆糊一般,到底在做什么,他根本就不清楚。

    这种感觉,对何意来说,也是格外陌生。她是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了,平时连手都没和男人牵过,一上来就进行这种高刺激的活,对她来说绝对是个挑战。节操什么的,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反倒是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没破处,说出去有些丢人。

    所以,冷哲冲动,她也渴望。终于要破处了啊!

    一番运动下来,两人的身子同时一僵,半天才放松下来,待两人的气息同时平缓下来,何意才推开身上的冷哲,淡声道:“谢谢!”

    “谢什么?”半响,冷哲才忍着怒气,问出声来。

    “如果怀孕了,我以后就不再找你了,如果没怀孕,我们再继续!”何意不怕死地道。

    “你把我当什么?”冷哲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把她往自己面前一送,冷笑道:“你不是很想和我结婚的吗?我要了你,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何意拉过被子,将自己勉强遮了一下,“我爷爷能抱孙子就行了,有了孙子,他应该就会忘了逼我结婚了。”

    冷哲这次是气狠了,他点点头,道:“好,很好!”

    说完,他的手一松,何意跌倒在床上,弹了一弹,她有些不明所以,自己不逼他结婚了,他怎么还不高兴了?男人不都是只负责播种的吗?她都愿意帮他免费生孩子了,他还生这么大气干嘛?莫非,他以为自己是想霸占他的孩子。

    “如果有孩子,我会让他姓冷的,也不会管你要一分钱生活费。”何意好心地解释道。

    冷哲穿上裤子,他扭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何意,道:“何意,你是从火星来的吧?”他一把抓过衬衣,往门边走去,走了两步,又回头来,道:“一次是怀不上的,我看你还是抓紧再接再厉,巩固一下战果,搞不好,下个月,你就不用为大姨妈烦心了。”

    “这样啊?”何意见他要走,有些着急,如果是这样,她就要跟他商量下一次在哪里做,什么时间做,不能让他这么走了。何意抓起被子遮着自己的身子,下床时一脚踩在被子上,脚下一绊,人直直地就往前扑去。

    好在冷哲离得比较近,手一伸,就接住了她,冷笑道:“现在就要?”

    初经人事,但并不代表何意就一定会像别的女孩子那样脸红害羞什么的。更何况冷哲的语气阴阳怪气,何意很是不喜欢,她抬起头来,盯着冷哲晦暗不明的眼,道:“你干嘛?像是我欠了你什么似的,我不是为你好吗?你原本就不喜欢我,我现在决定放你一马了,你这副鬼样子摆给谁看?我告诉你,吃亏的是老娘,老娘的初吻,初夜,全部都便宜了你了。你记好了,在老娘怀孕之前,你每天晚上都必须来报到,否则,我要你好看!”

    何意说完,一把甩开他的手,裹着被子,如女王一样,只给冷哲留了个背影。

    不过这个略显威风的背影也只维持了几秒钟,她才到床边,便扑到床上,如挺尸一般,全身酸痛得让她提不起一丝力气。

    冷哲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脑中将何意方才的话过了好几遍,才明白自己,这是被人强上了,还被霸占了,时间之长,要持续到让她怀孕?

    这种感觉,怎么就这么别扭?

    徐默尘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爱将出现失魂落魄的样子,除了关心,难免会奇怪,正要开口问,冷哲便自己交代了,说到最后,道:“要是她一辈子不怀孕,我岂不是要累死?”

    “咳咳咳!”徐默尘有生以来,第二次被呛着了,昨日是被自己的口水,今日是被才喝到口的茶。看来司微语真的是多虑了,他们的动作比她想象中的要快的多,当真是流星般的速度。

    “应该不会的,你运气不会那么差。”徐默尘觉得自己的话很没有依据,便接着道,“如果长期不怀孕,她会去看医生的。”

    “好吧!”冷哲道,“不过,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呢?”

    终于关心到重点上来了,徐默尘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这种事情可能吗?敌不动,我不动,她自然会有找上你的时候。”

    冷哲的脸上,顿时乌云散开,晴空万里,“还是你厉害,不愧是老大!”

    这恭维的话,有些违心吧?徐默尘也懒得理会,正要将冷哲撵回特种部队去,门口警卫员来报,说是史年来了。

    徐默尘没有起身,冷哲起身略让了一下,待史年在徐默尘对面坐下来后,他才在徐默尘的侧面坐下来。

    心知是为何事,徐默尘也没开口,只看着史年,想看看他怎么说。

    “听说你调过来了,我还没过来看过,还习惯吧?是不是比在特种部队那边的营地不自在一些?”史年套近乎道。

    论在军中的职位和军衔,史年是没有资格和徐默尘说这些的,但若是论徐默尘的年纪和辈分,史年还是有资格这么说的,只不过他问的问题,完全是个套一般。而这,就是史家父子的说话行事的风格。

    “我也是才搬过来,史参谋的消息也是灵得很。”徐默尘笑着道。

    “你有点动静,大家都关注着呢,虽然说是才搬过来,这院里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知道了,我还有不知道的?”史年道。

    “是吗?”徐默尘轻笑一声,后面也不接话了,这种敷衍虚伪的场面话,他一向懒得说。

    如果再不入正题,这话就没法再谈下去了。从这一点,史年才真正体会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能够短短几年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确实是有他自己的实力所在的,他笑了一下,道:“昨天史乔不懂事,我也听说了,她回来后,我也把她狠狠地责了一顿,她还在哭哭啼啼,我说默尘是你大哥哥,教训你是为你好,改日,我让她过来,亲自向你赔礼道歉。”

    徐默尘暗眸沉沉,他的双手搭在膝盖上,不动如山,语气平静却逼人,“我没有功夫帮你史家管教人,她欺负我老婆,咒骂我儿子,如果不是看在姐夫的份上,你知道,我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史年再能忍,脸上的笑也变得江阴,他放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道:“顾氏的产业是史乔姑姑留下来的,我听说就只为一点小冲突,司微语就把史乔下面的几个店面全部都收回去了,那几个品牌的代理商也终止了跟她签署的合同,这就相当于一年少了几千万的收入。她年纪小,经过的事也少,一时间冲动也是有的,也不至于就受到这样的惩罚。她是个女孩子,脸上若是花了,以后找婆家都很难,尘少,你别告诉我,你可以负责?”

    徐默尘嗤笑一声,他身子往后躺去,靠坐在沙发上,道:“我当然不用负责了,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