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特殊待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知是谁的枪走火了,还是说有人终于耐不住了,一声枪响让这片原野显得越发宁静,只是枪声响起的方向却是从包围圈的后面来的。史年转过身,冷静地看着远处的夜色中,两束穿透黑暗而来的强光,似在警告,又似在吸引人的注意,让所有的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向他。

    “头儿来了!”冷哲对身边的人道,他说完,松了口气,将手中的史乔往前提了提。

    车在距离包围圈外围一百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徐默尘长腿一跨,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天上,乌云密布,这个秋天的气候似乎不是很好,层层浓云遮天蔽月,似鬼魅魔眼躲在后面窥视着大地上的一切。

    咚咚咚的整齐的军靴声绕着徐默尘响了一圈,徐默尘就这样靠在车身上,夜色中,光线背后看不清晰他的人,只隐约看得见他双腿交叠站着,晦暗不明的脸,如冷月极光般的目光穿透黑暗依旧震慑人心,他手指间夹了一支烟,明灭闪烁,看得人越发觉得诡异。

    他就站在那里不发一言,尽管自己的人包围了他,可他依旧那么冷峻沉静地站在那里,偶尔抬起烟吸一口,暗弱的火光会让人略微看清他的脸,他眯着眼,危险的气息透过他的眼神传达出来,如让人看到了魔王再世。

    “徐少将,不知意欲何为,史乔做了什么,居然又惊动了徐少将的人?”到底是史年沉不住气些,他往前走了两步,还是开口道。

    “做了什么,不需要我来说吧?”徐默尘吐出一口烟雾,将烟头扔到地上,抬起脚踩灭了它,一手插进裤袋,抬起胳膊架在车顶,歪着身子,略显慵懒。

    史年只觉得徐默尘这般是瞧不起人,若是此刻的冷哲看到了,便知,徐默尘已是忍耐到了极致,是那种濒临爆发,想要杀人的表现,他只是在抑制心头的嗜血因子,在克制涌上来的暴虐。

    他徐默尘的人,竟然有人敢在京都包围他?

    “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如果她犯法,自然有地方出手,她做了坏事,作为父亲,自然有我来管教,暂时还不敢劳动徐少将!”史年道。

    “很好!”徐默尘闭了闭眼,“史年,史岩死是罪有因得,我一直想为史家留条路,不为别的,只为顾迟,但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徐默尘眼眸略垂,看了一眼史年的裤袋,史年的手也放在裤袋里,夜色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住了,只有他的裤袋处鼓胀着,一束光亮透过他的指缝,落在徐默尘的眼中,看得真切。徐默尘笑了一下,眼光错开,接着道:“我没必要多说什么了,那就开始吧!”

    他一声开始,身体如鹞子一般翻过来,落在跑车里,同时,他双手抬起,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包围他的人,已经倒下了一半。他在说“开始”二字的时候,天上已经往下在扔集束炸弹,战机俯冲而过,每一枚炸弹,都如置放在标准坐标点一般,没有半丝偏颇。

    “让我去,求你了,让我去看看!”顾迟发疯般地想要往外冲,却被乔离和叶承拉住了。

    徐默尘说那些话的时候,史年拨通了顾迟的电话,开了外放,手机藏在裤袋里,虽然史年用手遮挡了手机的光,徐默尘却还是看到了。他自然知道,史年此举,一来是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二来,其实是在寻求报复。史年若死在徐默尘手里,顾迟和徐向晚便走到了尽头,徐向晚再也不会幸福,徐家也就多了一块心病。

    “让他去吧!”徐向晚看着不断挣扎的顾迟,她抬手止住了叶承和乔离,顾迟身上一松,扭头去看徐向晚,徐向晚紧盯着他的双眸,道:“顾迟,你去吧,再也不要来了。”

    不是“回来”,而是“来”,这里将不再是他的家,他们的缘分将走到尽头。

    “对不起!”顾迟嗫嚅道,“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互相残杀,如果他们中任何一人出了事,我……我,我们……”就真的再也没有了未来。

    徐向晚却别过头,她不想去听这些话,司微语上前来,扶着她,唤了声“姐”,便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顾迟!”声音并不大,但有雷霆之势的人,自然是徐老爷子,整个屋子里静了下来,顾迟不由自主地双腿并立,低下了头,等着老爷子发话。

    “你是徐家的女婿,也是史家的外甥,在所有人中间,你是最为难的一个。人的一生,谁也避免不了会遇到两难的局面,不管你做如何的选择,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谴责你。”徐老爷子一番话,说得顾迟热泪盈眶,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徐老爷子却接了下去,老爷子坐着,看着站在客厅中间一脸愤懑的徐向晚,道:“向晚,你不需要做任何选择,没有任何为难之处,在顾迟艰难的时候,你没有站在他的身后,却在给他施加压力,这一点,你不及微微一丁点啊!”

    老爷子的语气里不乏失望,徐向晚惊讶地抬起头来,惊愣般地望着老爷子,她不敢相信老爷子会如此谴责她,却无法压制心底里喷涌而出的自责与羞愧。她是在生顾迟的气,可她以何种立场来生气,来逼迫他?徐向晚扭头去看司微语,她略低着头,柔弱而温柔,可就是这个女孩子,她给了徐默尘无尽的勇气,让徐默尘相信,哪怕他想要屠尽这个世界,也有人会给他递一把刀,如果他无路可退,她的怀抱,将会是他的立身之所。

    徐向晚本是聪明人,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顾迟的身边,低声道:“我和你一起去吧!”顾迟脸上掠过一番惊喜,他一把牵起徐向晚的手,对徐老爷子道:“爷爷,我们去了!”

    “我们也去看看吧!”乔离对叶承道。

    战争已接近尾声,猎鹰也已经将史年的一个排给包围了,徐默尘坐在车上,等着史年的慢慢靠近,他没有等到史年,等来的却是顾迟和徐向晚。徐默尘见此皱起眉头,他用目光制止徐向晚下车,摁了两声喇叭,道:“回去!”

    顾迟却固执地下来,他走到史年和徐默尘中间,拦着两人道:“舅舅,默尘,有什么事不能一起商量吗?”

    徐向晚低下头,只听得徐默尘笑了一声,道:“史参谋,我不介意和你坐下来好好谈。”

    那边半天没有说话,好久,才听到史年道:“顾迟,他们抓住了乔乔,我不能睁眼看着乔乔落到他们的手里。”

    顾迟扭头看了一眼徐默尘,道:“舅舅,你先把人带回去,乔乔交给我,我负责把她送回去,保证她的安全。”

    “顾迟,你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如何保证?”徐默尘道,“还是说,你以为我会看在你的份上,就这样放了史乔?”顾迟很显然是不知道史家做的那些事,更不会知道因为史年暗地里的操作,害得徐默尘差点留在了太空,但不管顾迟知不知道,徐默尘都不打算说,这种论斤论两的事情,徐默尘向来不屑于去做。

    “默尘,她做了什么吗?”听得徐默尘如此说,顾迟才后知后觉地问出这关键的一句来。

    “她做了什么,你没必要管,你若是非要问的话,就问你的好舅舅吧!”徐默尘语气里带着戏谑,他眼角的余光看向坐在车里不动的徐向晚,心头一动,便推开门下了车。

    史年等的便是这一刻,徐默尘的心思都在车里的徐向晚身上,没有太多关注史年。

    徐向晚也一直在关注徐默尘,见他下车,很是担心,她抬目去看史年,便看到史年举起手枪的手,她的心顿时便停止了跳动,大喊一声:“默尘!”想要扑下来,可手竟然找不到门开启手柄。

    徐默尘何等警觉,只气氛不对,他便察觉得到,史年的枪口并非对准他的方向,而是向着顾迟。史年知如果他对准的是徐默尘,凭他的速度,他是要不了徐默尘的命的,而如果他对准的是顾迟,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不得不说,史年赌对了,徐默尘扑身上去,将顾迟护在怀里的时候,他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那颗子弹,但他反手的一枪,却是瞄准了史年的心脏,还有特种部队其他战友发射的子弹,史年当真是千疮百孔,体无完肤了。

    血顺着顾迟的脖颈流了下来,温热的血却温暖不了顾迟此刻的心,他全身已无知觉,就那么傻愣着站在那里,直到扑抢上来的特种部队的人将徐默尘从他的身上接走,他才回过神来。

    “默尘!”顾迟喃喃地喊着,他看到徐向晚晕了过去,看到乔离和叶承冲上来抱着徐默尘朝夜幕中冲出去,他们的身后跟着特种部队的官兵;他看到史年微笑着倒下,看到史乔只回头看了史年一眼,便走入了夜色之中,他看到了很多很多,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如胶片倒退般地回放着。

    他在想,他的坚持,终究是错了啊!如果徐默尘有事,他将何以自处?他在想,他处处在维护史家,可史年在开这一枪时,是否想到了他呢?

    司微语看到徐庭白接了个电话后,脸瞬间煞白,一句话不说就往外冲,她抢了上去,一把拉住徐庭白,坚定不容拒绝地道:“爸爸,我也要去!”

    徐庭白还在想着如何拒绝的话,司微语紧了紧抓在手中的军服,很平静地道:“他答应过我,会死在我后面,所以,他不会有事的。”

    “默尘出事了吗?”王怡说完这话时,手有些发抖,手中的茶杯一个不慎便掉了下来,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徐老爷子也看了过来,望着徐庭白。徐庭白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警觉,她只是看到了他的神色,便猜出了事情的始末,这份机智,常人难有。

    “他只是受伤,并无大碍!”徐庭白尽量轻描淡写地道,说完,低头对司微语道:“那就走吧!”

    徐默尘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乔离等人等在门口,叶承的怀里歪着徐向晚,顾迟不知去向。司微语冲了过来,扑到手术室的门上,企图从门缝里能看到点什么,却也只是枉然。

    “微语!”乔离抬手抚过她的肩,摇了摇头,安慰道:“他只是肩胛处中弹,并无大碍。”

    他一句话,司微语的泪终于是淌了下来,她从乔离的怀里挣脱开来,一个人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夜色,泪水无止境地往下流,她尽量地压制着哭声,却根本无济于事,嘤嘤的哭声传来,让听的人越发觉得悲戚。

    季南带着巴夏和何意赶了过来,却也只能是在门口等着,巴夏和何意走到司微语身边,只听着她压抑的哭,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再坚强的人,面对爱人的受伤流血,终究还是会无力,会哭,会万般无助。

    “微微,肚子里的孩子要紧,尘少不会有事的。”何意抱着司微语的肩,显出了难得的温柔。

    冷哲听得她说话,扭头看了过来,这女人,也只有和司微语在一起时,才会说几句靠谱的话。似感觉到了冷哲的目光,何意扭头瞪了过来,冷哲看得明白,何意是在责怪他没有保护好徐默尘。冷哲如何不自责,他头一次没有和何意针锋相对,而是低下了头。

    时间这般难熬,四个小时,如同过了四年,手术室的门打开了,走出几个穿白大褂的,司微语泪眼看向门口,却不敢上前。

    “病人家属呢?”医生扬了扬手中的纸,环视一圈,问道。

    见徐庭白鼓励的目光看过来,司微语才走了过去,道:“是我,他,还好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