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洛川之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哥,我们再要一个吧,等徐小尘大了。”司微语说话时,只看着儿子,连头都没抬。

    “你说什么?”徐默尘道,语气不善,司微语却根本没注意。

    “我是说我们再生一个。”司微语道。

    “你喊他叫什么?”徐默尘指着小包子道。

    司微语看到快戳上儿子的手指头,抬手握住,往外一送,“你干嘛?我说叫徐小尘。”

    “你敢给他取名字叫徐小尘?”徐默尘气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兄弟呢。

    “那你给他取个名字啊!”司微语道,“你别告诉我,你真不想要他。”想起之前自己兴高采烈地告诉他怀孕的事,可这人,却故意回避,其实老早就知道了。

    徐默尘一见司微语发怒,气焰就低了,忙抱着司微语道,“名字已经取好了,就等爷爷点头了,乖,我儿子,我怎么会不想要呢?只要是你生的,小猫小狗我都要。”

    “徐默尘,你会说话么?”司微语扭头白了他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

    若是只有两人,司微语如何责他,徐默尘都觉得无所谓,但现在多了个“外人”,徐默尘低头看了小包子,一眼,却发现,小家伙含着奶斜着一只眼在看自己,竟然带着戏谑的神情,是自己看错了吗?看到徐默尘凌厉的眼神,小包子蹬了蹬腿,扭过头,专心吸起来了。

    “老婆,以后,不许在他面前凶我!”徐默尘指着小包子,委屈地道。

    “那你乖一点,啊!”司微语母性大发,在徐默尘侧脸上亲了一下,柔声道。

    徐家忙的还不止是小包子的出世,按照老爷子说的,这次添了小包子,要大摆酒席的,绝不能让小包子的满月酒摆在自己大婚之前,又不能时隔不久,大摆两次宴席,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等司微语坐完月子,满月酒和婚宴一起举行。

    对司微语来说,婚宴也好,满月酒也罢,都不算什么了,每日里躺在两个帅哥中间,司微语觉得日子不能再这么完美。可徐默尘不甘心,“我一辈子就结一次婚,最后还是被你给搅黄了。”

    “我怎么搅黄了?”司微语扭头看枕边人,怎么自从小包子出来了,徐默尘就变得小孩子气了,成天还和小包子争风吃醋。

    “至少,不伦不类!”徐默尘的语气,怎么听,怎么觉得委屈。

    “我说避孕,是你不让,上一次的事,我还没找你麻烦呢。”司微语气道。

    徐默尘却松了口气,司微语能如此坦然地说起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心里终于放下了吧?他越过司微语,用手背贴了贴儿子的脸。窗外的月光映亮了白雪,还是雪色更加衬托了月色?一切都那么美好。

    一大早,徐向晚就回了徐家老宅,她坐在屋子里等着吃早餐,王怡忙进忙出,和阿姨一起在端早餐,包子、馒头、粥、油条、豆浆和一些小菜,还有专门为司微语煮的鱼汤。

    看到司微语进来,徐默尘抱着孩子跟在后面,徐向晚便跳了起来,伸手就要从徐默尘手中接过孩子,笑着道:“来,姑妈抱,姑妈抱。”

    才走到跟前,一股浓烈的奶香味扑鼻而来,顿时,徐向晚只觉得胃里面翻江倒海,她掉头就往外冲,跑到院子里,扶着枣树就吐了起来。

    对于这一幕,司微语之前经历过,徐默尘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将孩子递给迎面过来的徐老爷子,然后走到餐桌边吃了起来。老爷子自从有了曾孙子,连吃饭也不讲究了,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个馒头或是包子,边啃边逗孩子,啃到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

    司微语倚着门,看着徐向晚几乎是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心里一阵大喜,笑着对老爷子道,“爷爷,您又要添曾孙子了,到时候看您两个怎么抱?”

    徐老爷子一听这话,偏头去看刚刚走进门的徐向晚,笑着道:“那敢情好啊,到时候,这个就会跑了。是不是啊?”后面的话,是对着小包子说的。

    “向晚,过来坐,喝点稀饭,这个时候啊,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心里要有数。”王怡喜得一把拉着徐向晚坐在自己身边,“别吃辣的,容易上火,还有,别在外面吃饭,尽量在家里吃,这段时间就住在这里,别回去了!”

    徐向晚看了一眼司微语,有些能够体会当日她只是和徐默尘在一起了,就被家里限制,这不能吃,那不能吃,她戳了戳碗里的粥,一点胃口都没有,“怎么就怀上了呢?我先检查一下再说吧,微语,你现在是解放了啊!”

    “解放什么?在喂奶呢,越发要注意!”王怡道。

    司微语扭头看了一眼徐默尘,有些哀怨,小包子出世后,她的地位是直线下降啊!徐默尘捏了一把她的脸,似乎在说,还有我在乎你呢!司微语娇嗔地瞥他一眼,闷头喝鱼汤,满满一碗汤喝完,只把鱼肚腹上的肉给吃了,别的地方刺太多,吃不下。司微语摸了摸肚子,满把的肉,心情顿时就不好了。

    “等断了奶,会瘦的。”似乎是知道司微语的心思,王怡道。

    “妈!”司微语憋屈地喊了一声,声调拖得老长,似在宣泄不满。

    “喊也没用,孩子身体好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到时候心疼死你,你都恨不得把身上的肉割下来给他炖汤喝。”王怡道。

    一句话,司微语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她看着老爷子怀里的孩子,白白胖胖的,觉得是那么值得,她转身抱着徐默尘的胳膊,撅着嘴,道:“你不许嫌弃我!”

    “不嫌弃!”徐默尘保证地道,他在司微语脸上亲了一下,“再胖一点就好了!”

    司微语不知他说的是真心的,还是在安慰,还是奚落,只气得捏了他一把。

    “试一下婚纱吧!”徐向晚在一边道,“别穿不进去!”

    她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什么时候穿得进去了,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司微语白了她一眼,对王怡道,“妈,多给姐弄点好吃的,母猪壮,猪儿胖!”

    “噗,咳咳咳……”徐向晚一口稀饭喷出来,喷了一桌子,幸而徐默尘躲闪得快,他坐在徐向晚的对面,差点被喷了一脸。徐向晚趴在桌子上咳个不停,米粒呛到鼻子里去了,出不来,难受得很。

    “司,司微语,你,你狠!”徐向晚结结巴巴地道。

    “妈说的,可不是我说的。”司微语拿起馒头,边吃边离开,反正她是吃饱了。

    “我去给你煮面条吧!”看到徐庭白过来,王怡站起身,看了一眼剩下的三个包子和一碗稀饭,沾了徐向晚的口水,还怎么吃?真是,浪费了!

    “不急!”徐庭白弯下腰,去逗小包子,又接到手里抱了抱,还给老爷子,走过来对徐向晚道,“跟顾迟打个电话,让他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徐向晚拿了纸在弄鼻子,含糊不清地道:“知道了,以后不来了,省得被司微语欺负!”

    “我欺负你算什么?我儿子将来欺负你孩子,你别生气就行。”司微语道。

    “靠,我应该比你先怀孕才是啊,不过没关系,就算我孩子小,将来也不是不能欺负你儿子的,有志不在年高。”徐向晚总算是脑洞大开,想了个好理由。

    “你觉得,可能吗?”

    徐默尘淡然一声,却如五雷轰顶,徐向晚的自信心一下子就垮了,这种可能性存在吗?她自己怎么就这么没把握呢?她想了想,想了半天,才道:“我生个女儿不行吗?”

    这样,你儿子要是欺负我女儿,那就是没风度。

    徐默尘白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跨出门,上班去了。

    徐向晚气得,差点把面前的碗扔了过去,徐默尘这死小子,向来就瞧不起顾迟,现在是连顾迟的女儿也瞧不起吗?只可惜是近亲,要不然她必定会教唆她女儿,迷死徐默尘的儿子。

    春三月,云望山的小镇上蛰伏一冬之后,终于恢复了生机。一冬都是只有早上才有的市场,如今开始持续到中午时分,才散场。除了来街上割两斤肉,过个早,摆龙门阵外,乡下的人,都涌了上来,开始买农药种子化肥。

    惊蛰之后,春耕就要开始了,一年的农活从这个时节开始繁忙起来。

    “这是在做什么?”王二狗家的看到拿着一根银针一样的仪器在化肥袋上戳来戳去的工作人员,问道。

    “这啊?”做检查的是上面技术站派来的工作人员,看到有人问,很耐心地检查道:“这几年,假化肥假农药开始多起来了,为了保障你们的利益,我们要做检查,要是怀疑自己的化肥农药有假的,都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服务。”

    “还有这好?”王二狗家的惊讶地问道,想了想,道,“说的也是,我们一年到头,就盼着田里那点收入,你们代表政府,一定要好好味我们把关。”

    “可以,没问题,包在我们身上。”虽然自己不是政府的人,但也算得是代表政府来的。他是金池的一个学生,和司微语见过两次面的那个,名叫罗瑞,这次被派过来检查魔开达果的动向,已经检查了五天了,暂时还没有进展。

    他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两人,这两人从他过来,就一直跟在他的后面,一句话不吭,只盯着他手中的仪器,但看其一举一动,行事风格,只怕,出身行伍。

    “这敢情好!”身后传来惊叹声,罗瑞扭过头去,应当是个茶农,脸膛黑亮,一件白色衬衣已经看不出本色了,裤子用一根麻绳绑着,一条裤腿挂齐脚面,一条裤腿挽得老高,“我家里刚送来了一板车化肥,你们过去帮忙检查一下啊!”

    罗瑞正忙着手里的活,准备说等一下,便被身后跟着的两人用眼神制止住了,忙道:“可以啊,您家里住哪儿,现在去,还是等会儿去?”

    “现在吧,我住在金家墩,离这里不远。”那人说完,买了两袋农药,便喊罗瑞他们一起走,“我有马车,你们坐上去吧,这样快些,你们都是工作人员,不能耽误你们的功夫啊!”

    金家墩就是金翠花他们家所在的村,从镇上到金家墩的路,司微语走了也有三四趟了,也并不远。这会子罗瑞坐着马车过去,走了约莫一两个小时,也就到了。

    一栋三间的瓦屋,堂屋里堆了半间屋的化肥,包装规格和镇上的一样,不一样的是,罗瑞手中的仪器马上就报警了。

    就算是一辈子没出过这大山的农民也知道仪器发出警报,指示灯变红是什么意思,他搓着手,很紧张地问道:“这位同志,是不是有问题?”

    “没有!”说话的不是罗瑞,而是王虎,他和李爽这次跟着罗瑞过来,便是来调查魔开达果的。

    听得王虎这般说,罗瑞倒有些傻眼了,明明是有问题,怎么说没问题呢?只见王虎拍了拍化肥,问道:“这些肥料,是从哪里来的?”

    “是我直接从化肥贩子那里买来的,每袋便宜五块钱呢,这些都是隔壁左右凑份子一起托了人才弄到的。”这茶农道。

    “托了人?”王虎皱眉道,“肥料暂时没问题,不过你们也暂时不要用,我们要拿去化验一下,明天再给你们答复。”

    他这么一说,这茶农松了口气,抹了一把额上的汗,道:“吓死我了,这肥料,可是我们花血汗钱买的啊。”

    “就算有问题,也是我们没有监管好,我们会免费帮你们换好的。”李爽在一边安慰道,“不过,这肥料不是走的市场渠道,我们担心会有问题,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帮你牵线搭桥的人是谁啊?”

    “是个叫俞虎的人,和金翠花他们家关系比较近,有一次我们买肥料的时候,他在旁边,一说起,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就托了他要搞些便宜点的肥料,他才给我们牵线搭桥的。”

    王虎和李爽对视一眼,俞虎不认识,认识金翠花就好。

    当即,三人便去了金翠花家,通过她,联系上俞虎,听到他介绍的肥料有问题,这人当即就吓出了一身汗,举手发誓,“我绝对不知道,我也是通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