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兄妹详谈,当年真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说啊,为什么,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江兮浅哭得让人心碎,吼得撕心裂肺。

    江文清垂下眼睑,掩去眼底浓郁的苦涩,轻轻地揽着,拥着。这件自己一直以来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浅浅,听话,不哭了。”

    “呜,呜呜……嗝……呜,呜……”江兮浅哭得喘不过气来,面色通红,两只眼睛肿得好似核桃般;那原本粉粉嫩嫩的薄唇此刻苍白得宛若白纸般,开开合合,不断地呢喃着,“爹不要我了,呜,呜呜……他赶我走,呜,嗝……呜呜……”

    “娘也不要我了,呜呜……你也不要我,呜呜……嗝……你们都抛弃我,呜呜……”

    哎——

    江文清在心中轻叹口气,安抚地轻轻拍着她的背,声音温润带着安抚,“大哥没有不要你,只是……”

    那些事情他原本不打算这么快告诉她的,至少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可是,当时她在离开凤都前来西蜀的时候让若薇传来的那个命令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她竟然知道了。

    竟然知道江府中的那个“季巧萱”是冒牌货,那是不是意味着那些事情她也知道了?

    不周山的千年血莲出世,他得到消息后就派人紧锣密鼓地筹集着,不断地朝不周山集结;江兮浅已经十四了,转眼便是及笄,她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可她却……

    “呜,呜呜,只是、什么?”江兮浅两只眼睛肿得已经睁不开了,那咬着下,委委屈屈的模样更是将江文清的心不由得揪紧。

    心中轻声低喃着,是啊,只是……只是什么呢?

    原本的最初,只是不想那个被他们捧在手心软软嫩嫩好像糯米团子般的妹妹去担负那些不该她肩负的重担。所以他才会在被那个人发现之后,独自离开……

    去寻找那种名为“如花”之毒的解药,去寻找母亲的真正去向。

    只是却没有想到,他江文清,曾经凤都的第一才子,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所谓的文成武就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最后竟然不得不用这种隐姓埋名,甚至连自己的真实容颜都不得不掩盖在那冰冷的面具之下,这种方式来守护她。

    可是这些,应该都不是她要的解释吧。

    江兮浅死死地咬着下唇,抬起头双眸盯着他,迸射着浓烈到想要将他湮灭的悲恸和伤心,她撕心裂肺地大声吼着,好似要将心中所有的委屈和苦涩都吼出来般,“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大哥,你这些年到底去哪儿了?”虽然听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这般脆弱无助的江兮浅,看着她失控的模样,胸口某处竟然生生地撕扯着疼痛,江文武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江兮浅仍旧小声抽噎着,死死地瞪着江文清,撅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刚嘶吼过的嗓子,生疼生疼的。

    “听话。”江文清抬手轻轻滴抚摸着她的头顶,就好似小时候般;江兮浅轻轻地趴在他的腿上,侧着头,看着那虽然苍白可却是她日思夜想了数年的容颜,“所以,其实师父他们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人是不是?”

    此刻的江文清,接下面具,浑身气势虽然仍旧习惯性地带着冰冷,可江兮浅却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润如玉的气息。他抬手轻轻揉着她的发丝,“其实大哥这些年一直陪着你,不是吗?”

    “……”江兮浅撅着嘴,“那不算的。”

    只有他知道她的身份,可是她却从来不知道他的身份,这算什么陪着。

    江文清哑然,“是,咱们浅浅说不算就不算。”

    “……大哥。”被华丽丽无视的江文武再次开口,企图加重自己的存在感。

    江文清身上那温润的气势却陡然变化,好似又恢复成楼外楼那个精明干练却冰冷异常,除了对江兮浅,对谁都是冷漠疏离的银面,他抬起头,眸中两道暗色一闪而逝,而后充斥着浓浓的怒意。

    “浅浅,乖,去一旁呆着;大哥有话要跟你二哥说,你站远些,免得伤了你。”

    感受到江文清陡然恢复成银面模式,再顺着他的视线瞧着江文武,眉梢朝上轻轻挑了挑,以她这么多年来对银面的了解,自然明白他此刻心中的想法。与此同时,心中也多了更多的了然。

    怪不得,怪不得当初她救下他时,他眼中神色那般的诧异;

    怪不得,怪不得他在知道她被江嘉鼎赶出凤都时会那般的义愤填膺;

    怪不得,怪不得他在知道江文武竟然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添加到她的头上时会那般的愤怒。

    如果她没有记错,在她初回凤都派人监视江府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时,楼外楼中银面的房间内,貌似换了不下十次家私。

    现在了然了,只怕是只掉江文武被季巧巧耍得团团转却碍着身份不能提醒她的气愤吧。

    江兮浅乖顺地点点头,踮着脚尖飞快地朝后越过屏风退到内室的角落处,保证自己不受波及却又能清晰地看到他们;江文清这才放心地点点头,起身朝着江文武走去。

    看着江文武愣怔的模样,江兮浅不由得在心中为他默哀三分钟,毕竟现在的大哥江文清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一枚了。过惯了刀口舔血,拼命厮杀的日子,江文武注定是被虐的下场,更何况谁让她当初那般欺负她的。

    有人找场子的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妙了。

    “大,大哥……”感受到江文清身上那凌人的气势,江文武只觉得头皮发麻。

    江文清那原本清澈的瞳眸顿时变得晦暗,还带着愤怒和火气,三步并作两步,左手一把揪住江文武的前襟,右手紧握成拳,顺势朝着他的下巴挥过去。

    “大哥,你……”

    江文武先是愤怒,运起内劲就要反抗,不过在看到躲在角落处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那如幼时般清澈如水,带着委屈,透着无辜,宛若迷路的小鹿儿般的江兮浅,他顿时明白了江文清的用意;散了内劲,也不反抗,任由江文清拎着他,拳拳到肉。

    “砰——”

    “你他么竟然胆敢伤害浅浅,谁给你的狗胆!”

    “咚,咚咚——”

    “当初爹是这么教你的,娘是这么教你的,还是当初我这个大哥是这么对你的?”

    “哐当——”

    “季巧巧那个贱人到底哪儿好了,你竟然这么偏着她;那你还叫浅浅做什么,滚回你的江家做你的大少爷去!”

    “哗啦啦——”

    “……”

    江兮浅眼睁睁地看着江文清将江文武揍得嘴角已经流出了血丝,鼻青脸肿不说,光是他的小腹处只怕也早已经青紫了。银面的功夫那可是她亲自让无梦调教的,他下手更是没有半分留情。

    “大哥,够了。”江兮浅深吸口气。

    “哼。”江文清一声轻哼,拎起江文武的后襟,朝椅子上狠狠地一扔。

    只听到“哐”的一声脆响,诺大的屋子,最后一把椅子成功就义。

    环视四周,瞧着那满是木屑瓷片的地面,江兮浅踮着脚尖,扯了扯江文清的衣角,“大哥,我们去内室说话吧。”

    没办法,这外室本来也是布置得极为清雅,可被江文清这么一折腾,整个都毁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楚天晴离开的时候清过场,反正他们折腾了这么久也没有人来敲门,看起来在这里说话还是挺安全的。至少,对于楚天晴,她还是相信的,虽然这种相信是相对的。

    “嗯,不是让你站远一点。”江文清转头看向江兮浅,眸色顿时柔和了下来,带着浓郁的宠溺色,像是要将这些年来所错失的爱都弥补给他般,“浅浅心里可好受了些?”

    江兮浅仰起脸看着那虽然苍白,可是却能看出记忆中的轮廓,瘪瘪嘴,“大哥还是这般好看,不要带面具了。”

    “……”江文清揉了揉她的文头并未答话;转头瞪向江文武,眸中带着狠戾,“还不走,等着谁来请你不是?”

    江文武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来,刚动了两下,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大哥下手还真是半点儿不留情面。伸出舌头舔去唇角的血丝,心中更是浓郁的苦涩;不过如果这样能让浅浅心里好受些,那也值得了。

    与满地狼藉屏风之隔的内室。

    江兮浅和江文清隔着小香几并坐在软榻上,江文武则坐在对面的贵妃椅上。

    “浅浅,那些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吧?”

    江文清率先开口打破室内诡异的气氛和僵局,他张了张口,嘴角勾起一抹苦涩。

    “大哥指的是什么?”

    江兮浅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她早就怀疑过大哥当年离开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选择离开;现在看来,她应该猜对了。

    “……”江文清低下头,“浅浅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两人之间你来我往地打着太极,可就苦了江文武,被暴揍了一顿不说,现在对两人之间的谈话更是丁点都不明白,满头雾水,“大哥,浅浅,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呵呵。”江兮浅低下头,垂下眼睑,掩过嘴角的苦涩,“这些年来,大哥有娘亲的消息吗?”

    江文武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可随即又皱着眉头,“浅浅,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是大哥没用。”江文清身手轻轻滴揉了揉她的眉头,好似要将她的皱眉抚平,“浅浅应该是我们江家的掌上明珠,应该无忧无虑地活着,只需要幸福。是大哥不好……”

    “不,不是。”江兮浅顿时觉得鼻头酸酸的,眼眶一热,雾水在眸中氤氲着。

    “……”江文武咬着牙,心中却早已经是乱极。

    “大,大哥……”他的声音都在颤抖着,努力地压下心头的异样和猜测,“不是,你们不是那个意思对不对?”

    看着这样的江文武,突然江兮浅心中有种报复的异样快感。

    “是。”江文清冷冷地吐出一个字,让江文武饱受打击,他原本挺直的腰板也顿时瘫软了下去,声音嘶哑着,“这,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他努力地吞咽着口水,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江兮浅看着他,嘴角带着浓郁的嘲讽之色,“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如今江府里面的那位根本就不是娘亲……”

    轰——

    江文武顿时觉得脑中有千万吨火药齐齐炸开般,整个人顿时愣在当场,思绪、时间好似都在那一刻就此定格。世间在没有其他,唯余那一句话,不是娘亲,不是……不是……娘亲……

    他的身子颤抖着,看着坐在软榻上的两人;心中陡然明白了,他们都知道,合着就瞒着他是吗?

    “江嘉鼎也不是我们的爹。”江文清薄唇轻启,再次冷冷地吐出一句。

    “当真不是?”虽然早有这样的猜测,可当真知道时,江兮浅却很是愣怔着,然后兀自呢喃着,“不是吗?呵呵,不是,真的不是,所以爹爹他……他没有抛弃我,没有不要我,对不对?”

    看着瞬间变得脆弱,好似孩童般的江兮浅,江文清的心顿时柔了下来,将她揽到自己怀中,任由她趴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安抚着,“浅浅是我们江家的宝贝,就算不要谁都不会不要浅浅的。”

    “呵呵,呵呵,呵呵……”

    江兮浅又哭又笑,前世今生的错待,那所有的怨恨好似就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了般,既然江府中那个江嘉鼎不是她的爹爹,那……他没有理由的偏心季巧巧就有解释了。毕竟季巧巧才是他的亲生骨肉,不是吗?

    江文武面色严肃,刚从愣怔中回过神来,又再次接到一个炸弹。

    “嗡——”

    他只觉得脑子里有千千万万的蜜蜂不断地扇着翅膀,那嗡嗡的声音一直在脑子里回想着,眼前顿时一黑。

    “所以爹和娘都不是真的?”

    江文清微微颔首,轻轻地拢着江兮浅的发丝,“在浅浅七岁那年,娘身边的贴身侍婢香昕你们可还记得?”

    “嗯。”江兮浅自然是记得的,江文武也点点头,“娘不是,江府中的那个人……不是说她嫁人了吗?”

    “嫁人?呵呵,是嫁了。”想到她享受了近十年丞相夫人的殊荣,他们也唤了她近十年的娘,难道还不是嫁人了吗?

    江文武感受到江兮浅语气中的嘲讽,却还是不懂,“大哥,浅浅这是什么意思?”

    “如今府中的江夫人,可不就是香昕那个贱人。”江兮浅眉宇间飞快地划过一抹戾色。

    前世,她就是因为季巧巧的陷害让那个贱人流产才被赶出凤都,如今想来,却未必不是他们的阴谋。不然为何当初不见她站出来为自己求情,甚至当初她离开凤都的时候,走得那么孤零零的。

    一个没出生的孩子当真比她还要重要吗?

    他们当年明明说过,她才是江家的公主,如果是爹爹和娘亲又怎么会真的这么对她?

    七岁之前,她在凤都闯的祸还少么?

    江文武瞳孔缩了缩,所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是,是吗?”

    “呵呵,浅浅很聪明,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江文清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低着头,语气柔和,跟面对江文武时,完全是两个模样。

    “……因着这个,当初我要离开凤都给楚天荷送嫁的时候偷听到她的话。”江兮浅从怀中掏出那块黑色绘七彩鸢尾的木牌,瘪瘪嘴,脸上尽是不屑,“就凭她那个贱人,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当时跟娘亲忏悔来着,可是娘又听不到。”

    “浅浅。”江文清摇摇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够说……你,这个……”

    他话未说完,在看到江兮浅塞到他手中的东西时,顿时瞳孔缩了缩,面色庄严,语气严肃,“浅浅,这个东西你是怎么得到的?”

    江兮浅垂下眼睑,瘪瘪嘴,小声嘟哝着,“从香昕手中拿来的啊。”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个东西在你手里?”江文清很是严肃,他抬起江兮浅的头,迫她与自己对视。

    “阿寒。”江兮浅咬着牙,清澈透亮的瞳眸中带着疑问和委屈,“这个东西很重要么?”

    “浅浅,这个东西你自己好好拿着,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要拿出来。”江文清眉宇飞快地闪过一抹忧色。

    江兮浅哦了一声,“那大哥,你说我七岁那年到底怎么回事?”

    “呵呵,就知道你忍不住。”江文清轻轻点了下她的鼻头,就好像小时候般,“爹和娘的感情很好,你们都是知道的。”

    “可是香昕对爹爹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是吗?”江兮浅猛然想着,当初她让“季巧萱”与江嘉鼎和离时,她说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哼。说得光明正大,她费尽心机才逼走了娘亲得到丞相夫人的位置,自然是不想走了。

    江文清点点头,“是。那天晚上,就是浅浅生日的隔天,香昕打算给爹下药,只是却没有想到她爬床却爬错了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