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梦颜族:玉柳初算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窗外,烈日炎炎。岸边垂柳懒洋洋地拉耸着,连鸟儿都没有了精神,唯有知了不知疲倦地鸣叫着。

    无名城虽不若蜀都那般闷热,空气中还带着潮气,让人感觉好似蒸屉里的包子般;可到底是盛夏。

    汀兰阁,四周环水,东西厢房间更是隔水相望。

    “对这次玉雪山行,浅浅,你怎么看?”江文清手肘撑在座椅的扶手上,掌心朝下撑着侧脸,拇指搭在嘴角。

    江兮浅身着一袭雪色蛟丝勾兰花抹胸长裙,外罩冰蓝色蛟丝纱衣,那宛若海藻般浓密的秀发用白玉雕狐狸缀檀木玉兰的簪子固定着,其余发丝披在身后。精致的锁骨间红丝缀着鸢尾模样的玉佩,赫然是生辰那日楚靖寒所赠的。

    她双手环胸,斜靠窗棂,眼睑低垂,薄唇稍微抿着,眉宇轻蹙,“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我们忽略了。”

    “阿寒,你觉得呢?”她抬起头,带着疑惑和不解。

    “……”楚靖寒稍微沉默,思忖了下,“皇妹她,会不会答应太容易了?”

    江文清紧锁的眉宇间,好似有什么骤然散开,他猛的抬头,“三皇子也这么觉得?”

    “嗯,大哥你觉不觉得靖霄他……”江兮浅歪着头,顿了下。

    “四皇子?”听着江兮浅的称呼,江文清斜睨了楚靖寒一眼,眉梢浅扬,“浅浅为何这么说?”

    楚靖寒也顿觉太阳穴突突地两下,转头望着窗边那钟灵毓秀的女子。

    江兮浅愁眉紧锁,阳光从窗纱射入,衬着她的肌肤越发莹亮无暇,可她眉宇间却带着淡淡抹不开的忧伤,“我也说不上来。可……大哥,靖霄他什么时候离开凤都的?”

    “兮儿对四皇弟很感兴趣?”楚靖寒轻轻一挑眉,语气却不自觉地透着三分清寒。

    “……”江兮浅顿时一滞,刚浮上来的话被重新咽回喉间,粉粉嫩嫩的红唇微微嘟着,语带娇嗔,“阿寒!”

    “呵呵。”江文清端起茶杯,茶水还带着温热,轻轻抿上一口,“其实大哥也很是好奇,浅浅到底是怎么说服四皇子的。”

    记忆中,那个清秀俊逸却身带残疾的男子,总是静静地,脸上永远都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可却好似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心头般。饶是被人赞誉“温润如玉”的他,也比不上。尤其是他眉间那颗独特的朱砂痣,潋滟流光;更是为他平添三分神秘。

    那个待人接物永远温和却疏离的男子,为何对浅浅会……

    楚靖寒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沉默了。

    江兮浅嘴角慢慢上扬,眼底满是笑意,她俏皮地眨了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腮帮微微鼓着,“如果我告诉你,其实我与靖霄什么都没说,你信么?”

    “信。”江文清抬首望着她。

    “咯,咯咯。”江兮浅捂唇轻笑出声,宛若银铃儿般,又好似清幽山涧叮咚的泉水,让人听着也不自觉地放松心情。

    深吸口气,楚靖寒略微忖度,“兮儿的意思,其实四皇弟早就已经做好决定了?”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过他给人的感觉真的好熟悉。大哥,你知不知道,他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你一般。”想到楚靖霄那永远不紧不缓的语气,对别人永远那般温和疏离,可她却能感觉到他的真诚。

    江文清摇摇头,“那倒是便宜你这妮子,白捡了个大哥。”

    “才不是呢。”江兮浅嘟着嘴,清脆的嗓音,“是弟弟。”

    楚靖寒那古井无波的眸也不由得染上三分笑意,虽然很浅很轻,几不可见。

    “不过四皇子归四皇子,晴公主却有些……”江文清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头再次紧锁,“先不说这个,玉雪山行,浅浅打算带哪些人去?”纵使他是大哥,也许习惯使然,他仍旧开口与江兮浅商议着。

    “若薇和暗月。”江兮浅几乎脱口而出。

    “看来浅浅早就已经决定了。”江文清脸上带着十足的笑意。

    “那我就什么人都不带了。”楚靖寒淡淡道,他可没忘记楚天晴说过的话,去的人多未必就是好事,若不甚暴露,到时候只会成为累赘而已。

    江兮浅微微颔首,“不过我并不打算让他们进梦颜族。”

    “嗯?”江文清望着她,面带疑惑。

    “当年娘亲带着爹爹回族,必然会遭受诘难。如今我们连他们最基本的处境都不清楚,就算救出来,外面没有人接应只怕也很难走远。”江兮浅薄唇开开合合,粉色透着莹光的唇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饱满透亮。

    楚靖寒顿觉喉头一紧,深吸口气,强压下不该有的冲动,“还是兮儿考虑得周到。”

    “嗯。”江文清也随声附和着,“可他们未必能赶得上我们的行程。”

    听楚天晴的意思,子时出发,必然是日夜兼程,披星戴月。

    “大哥放心好了。”江兮浅对着窗外轻打响指。

    只听见空中簌簌几声响动,七名身着不同颜色佩戴着同款不同色面具的男子单膝跪地,“参见主上。”

    江文清眉梢轻轻一挑,看着楚靖寒那波澜不惊的模样,感情这事儿就瞒着他一个?

    “赤焰,你立刻起程赶往玉雪山。”江兮浅面色顿时下沉,连声音都不自觉地染上了凝重之色,随手扔出一块玉佩,在空气中发出尖利的哨音。

    身着红色,宛若烈火般的赤焰抬手飞快地抓住玉佩,宛若鲜血的颜色,色泽明丽、质地细腻,入手温润带着丝丝凉意,赫然是楼外楼血令。

    “属下领命。”七色鬼杀,从来没有为什么,只有服从。

    对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属下,江兮浅极是满意。她微微颔首,“到玉雪山后,拿玉佩去寻暗月、暗薇,循着记号,寻隐蔽处,随时准备接应。”

    “那,可需要通知楼中其他人?”赤焰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忧,自从跟了主上,他还从未见过主上这般严肃的神色。

    “不必。”当初老楼主将彩衣楼交给她,是为了让彩衣楼亘古传承,她不能太自私,将彩衣楼牵扯进这趟浑水。

    “是。”赤焰恭敬地颔首,“属下等告退。”

    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是短短片刻就看不到背影的七色鬼杀,江文清低着头,手肘撑在座椅的扶手上,单手端着茶杯,一手拢着盖子,眼睑低垂,掩过眼底的那抹流光。

    “浅浅,难道不跟大哥解释下吗?”

    江兮浅吐了吐舌头,很是娇憨,“这个……啊哈,那个……”

    “彩衣楼,江彩衣,浅浅倒是很厉害嘛。”嘴上虽然咄咄逼人,江文清心头却呕得慌。

    这个妹妹私底下,为了那个家,为了爹和娘,为了他们到底还做了多少事情?

    彩衣楼亘古的传承,多年下来,既为势力,楼主之争想必也很是惨烈。她身上肩负着无忧谷少主之责,习医练武也就罢了,翻走山间寻药何其辛苦;独自闯下楼外楼,虽然其中有他和无梦暗中相助;可彩衣楼,如果不是今日,只怕他永远都不会知晓。在那么辛苦,恨不能将一日掰成两日用的时候,她竟然还有这么一笔光辉事迹。

    江兮浅缩了缩脖子,“大哥,你……”

    “罢了。”江文清摆摆手,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说回正题,对晴公主,浅浅到底怎么想的。”

    江兮浅深吸口气,嘴唇微咧,“顺其自然吧。”

    江文清扬眉,用眼神示意,何解?

    “你们应该也能看出来,晴公主对靖霄的在乎。我是觉得,既然晴公主这么在乎靖霄这个哥哥,那对靖霄的意愿她也应该不会违背的。”江兮浅透亮的眸子里,眼珠漆黑泛着流光,“就算她再不甘愿,只要我们小心就是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早就不是那个天真无邪,单纯得被人利用得彻底的江兮浅了。

    江文清也同意这样的说法,“既是如此,那浅浅先下去准备吧。”

    “嗯。”江兮浅点点头。

    其实要准备的东西并不多,他们要日夜兼程、披星戴月的赶路,并不适合负重,所以行礼也应该以轻便为主。

    楚靖寒深吸口气,望了望窗外,“时辰不早,先安排其他吧。”

    “趁还有几个时辰,我去调配些药粉。”江兮浅歪着头想了下,衣衫够换洗就好,可药粉这东西关键时刻可是用来保命的。

    “嗯,带上的所有成药都放身上。”江文清再次叮嘱着。

    “知道了。”江兮浅嘟了嘟唇,小声嘀咕着,啰嗦。

    江文清摇摇头,可眸中却是浓浓的宠溺之色,“你呀……下去准备吧。”

    ——

    七月流火,时光飞逝。

    八月正值盛夏,烈日艳艳,炙烤着大地,好似要将所有的东西都燃烧殆尽般。

    玉雪山秘境某处,梦颜族内,却是青山绿水,白云悠悠,万花盛开,瑶草低垂;清风拂过,阵阵芬芳却不浓郁的味道扑面而来,四季如春,果然不是说说而已。

    “恭迎玉柳夫人回族。”身着青灰色短衫男子领着数百名男男女女跪在秘境入口处,朗声高喝。

    “恭迎玉柳夫人回族。”数百人齐声。

    莫玉柳坐在八抬步辇中,步辇四周缀着大红色的纱帐,她轻声清脆,带着娇软,“免礼。”

    “谢玉柳夫人。”青灰色短衫男子率先起身。

    梦颜族中,族长的嫡妻称作夫人,至于后娶依排行顺延。唯有如莫雪鸾这般特别受宠的,才可赐予封号;所以莫雪鸾又名莫玉柳;她是落宫(族长所住的宫殿)中,除了夫人最受宠的存在,也是落宫中唯一可以自由出入玉雪山秘境的夫人。

    “听说族长新封了落梅夫人?”声音仍旧清脆,可青灰色短衫男子却只觉得脊背发凉,身形一滞,连忙躬身道,“是,十七夫人是夫人做主新纳,因有孕而封。”

    莫玉柳轻轻娇笑一声,“咯,咯咯。本夫人不过出去玩儿了几日,想不到落宫中竟然又新添了妹妹;颜回,不知这落梅夫人是哪家姑娘?”

    “是新莫家的莫雪梅姑娘。”颜回低着头,每次应答的话都必在脑子里过上几遍,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惹恼了这位姑奶奶。

    “哦?”莫玉柳尾音上扬,故作不解,“新莫家的?”

    “是。”颜回深吸口气,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上了。

    这整个梦颜族谁不知道这位姑奶奶和当年的雪鸢圣女之间的恩恩怨怨。其实说起来这事也怪不得雪鸢圣女,能得圣殿洗礼那可是多少族女期盼而不得的荣宠,可这位姑奶奶却……

    哎,说起来雪鸢圣女也够可怜的。

    颜回心中千回百转,可是这话却只能在心中说说而已,并不敢说出来;当然这也只是颜回个人的想法,毕竟在绝大多数的梦颜族的族人心中,圣殿是神圣高大上的存在。容不得别人半点侮辱。当年身为圣女的莫雪鸢在洗礼前夕不经族长和太上长老的同意私自逃出秘境,这也就罢了;可她竟然胆敢在外界嫁人生子,这行为在梦颜族人看来无疑是对圣殿的挑衅,对神圣的侮辱。

    所谓的圣殿洗礼,多少梦颜族女心中期盼而不得的。

    若是莫玉柳知道这样的想法,定会嗤之以鼻。那样的洗礼,如果可以她宁愿这辈子都不要。

    在多少族人看来,是她莫雪鸾好命,有个自小被圣殿选中,且在圣殿长大的圣女姐姐;所以在莫雪鸢出逃之后,她才会顺理成章顶替姐姐的位置,接受洗礼。

    可是她们却不知晓,其实除了接受过洗礼的圣女,其他梦颜族女都不会知晓,所谓的圣殿洗礼,对于女子来说是多么的心碎,让人作呕,却不得不承受着;就算想死,都不能。

    莫玉柳眉梢浅扬,伸出手撩起纱帐,看着落城中的风景,这里并没有外界所谓的商铺,大家都自给自足,有富余的,也都是以物换物。看着那些脸上带着舒心的笑,间或高声喧哗,偶尔小意欢笑的人们,她不屑地嗤笑。

    “青汝,将本夫人带回来的那支千年野参给落梅妹妹送去。”莫玉柳单手把玩着指甲,薄唇微微勾着,分明是稚嫩绝美的容颜,可是眸中却透着阴鸷,“告诉妹妹,姐姐刚回,身染尘埃,不便拜访;待过两日,定上门为她庆贺一番。”

    青汝恭敬地应答,然后转身,从八抬步辇后面紧跟的车架中翻找着,带着两名小婢,缓步而去。

    “玉柳夫人如此大方,倒是落梅夫人的福气了。”颜回趁机赶紧拍马。

    “咯,咯咯。这算什么,只要她好好安胎,给恨儿他们多添两个弟弟妹妹,那才是好的。”莫玉柳轻笑着,声音清脆,带着愉悦,好似很欢快般。

    颜回赶紧应声,“玉柳夫人贤良淑德,德才兼备,果然是族长,荣宠经久不衰。”

    “行了,到玉柳阁了吧,梦汝赏。”莫玉柳声音轻快,颜回顿时觉得大松了口气,总算将这位姑奶奶给送到了,赶紧俯身,“谢玉柳夫人,奴才告退。”

    看着颜回快步朝着大门走去的背影,莫玉柳不屑地嗤笑着。

    千年野参,莫雪梅,你可定要好好享受啊;好好等着本夫人为你准备的大礼呢。咯,咯咯……你不是自诩莫雪鸢最好的姐妹,手帕交么;本夫人没这个福气,不过你也不差啊。到时候本夫人要让那莫雪鸢亲眼看着你和江苍翻云覆雨,看看她还会不会永远那副讨厌的模样。

    莫玉柳坐在精致楠木缀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镂空展翅凤凰的罗汉床上,精致的烧蓝珐琅香炉上香烟袅袅。

    “玉柳夫人,您可要沐浴更衣,或用膳休息?”身为玉柳居内院一等侍婢,梦汝自然要为主子考虑周到。

    闭上眼,轻吸口气,回了玉雪山秘境,可连日风尘,的确有些乏了,“准备净衣。”

    “是。”梦汝恭敬地应答,然后低首垂眸退出房间。

    不过半刻钟之后,她领着另外两名婢女上前,“玉柳夫人,浴汤已经备好了。”

    “嗯。”莫玉柳仍旧闭着双眸,轻轻应声。

    梦汝对身后其中一名婢女使了个颜色,嚅了嚅唇,那名婢女点点头,很快就退了出去。她深吸口气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就静静地立在月门外,低着头。

    内室,熏香渐渐淡了,散了。

    整个房间都透着一股沉香的味道,这种精致的熏香被唤作血沉的熏香极其珍贵,整个落宫,不,整个落城也唯有这玉柳居才用得而已,就算是夫人所主的岚音阁用的,也只是,勉强算得上是上品的蘅芜香;跟血沉香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良久,莫玉柳才睁开眼,梦汝仍旧恭敬地立在那里。

    “服侍吧。”她薄唇开开合合,嗓音淡淡的。

    能够在玉柳居待上数十年,梦汝自然明白什么才是生存之道,她恭敬地应声,然后低着头,伸出手臂搀扶着,“玉柳夫人,请。”

    “嗯。”莫玉柳汲着绣鞋,单手搭在梦汝的手臂上,“本夫人离开的这些个日子,落宫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玉柳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