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晚很多人都听到了龙吟声,因此,大家都认为凤挽歌是那个想要骑到帝君头上去,成为人上人的那个人,自古没有女人当帝君的先例,正是因为这样,百姓们的反应都非常激烈,甚至还在宫门口闹事,要求将妖后凤挽歌给活活烧死,以祭天神!

    大臣们自然是乐见其成,甚至还煽风点火,在朝堂上逼着玉清风和元肆就范,将凤挽歌抓起来烧死。

    人性就是这样,在他们最无助的时候,人性会依附强者,觉得强者说什么都是对的,他们也只有跟着强者才能存活下来,但是当灾难过去之后,他们也会因为自尊心或者是为自己的懦弱找一个借口,只要强者有一点点的不对,就会被他们夸张夸大,直至那个曾经意味着他们是弱者的强者消失在他们眼前为止!

    就拿凤挽歌和玄帝来说,玄帝是强者,同时也是百姓们的依仗,因此他们认为,玄帝比他们强是应该的,玄帝保护他们也是应该的。

    但若是换成凤挽歌这样的女人,事情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了,首先,凤挽歌是一介女流,本身就是该受到保护的那个,她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强悍,还将所有的人都给救了,他们心中未必会有多少感激,因为更多的,将是另一种情感,自卑!

    凤挽歌救了所有人,但是她没有得到任何感谢,而是得到了百姓们的仇视,甚至要将他们的恩人火烧,这其实不是他们的本意。

    人的意志是很容易被催眠的,就是常说的洗脑,大臣们放出流言,在思想封建的古代,肯定会有很多人迷信,认为确有此事,不将凤挽歌除掉他们就会不得安宁,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太平,没有战争就好了,不得安宁是他们最怕的事情,现在只要杀了凤挽歌就能太平,他们当然非常积极。

    不过,正在大家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主角凤挽歌在做什么?

    凤挽歌此时窝在玄帝身边,正看着手上的金蛇妖王。

    玄帝还是昏迷着,但是身体已经完全好了,所以凤挽歌也没有很担心,现在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什么活死人,让玄帝活过来,替她主持公道。

    特么的,早知道那些大臣和百姓这么没良心,她当初就不该去救他们,害的她在床上躺了好几天,生怕孩子一不小心就没了。

    离十五天的日子只剩下五天了,凤挽歌却没有着急的四处乱找,原因就是在金蛇妖王身上。

    “怪不得你对药物还有毒药都这么灵敏,原来你是一条龙,传言龙可观天下气,这样说来,只要让你带着我去找那活死人,你一定能帮我找到就对了。”说着,凤挽歌又叹了一口气:“哎,可是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啊旺财!”

    金蛇妖王自从那天化成龙之后,就一直处于沉睡状态,它的身体本来就冰冰凉凉的,要不是它还乖乖的盘在她的手腕上,她都要以为它嗝屁了,总之,她现在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金蛇妖王身上,只要它醒过来,她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找到那一魂一魄的活死人。

    夏凉端着补汤走了进来,叹息道:“娘娘,您还有心思在这里干坐着啊,外面都吵成一片天了,都城的百姓都吵着要烧死娘娘呢。”夏凉将汤药放下:“都是一些没良心,也不想想要不是娘娘您,他们早就变成那什么吸血鬼了,哪里还能在宫门口乱嚷嚷。”

    凤挽歌头也不抬:“让他们尽管说好了,本宫人就在这里,要是他们胆子够大,尽管来烧死本宫好了,可是他们敢吗?”

    夏凉想了想:“娘娘说的也对,不过奴婢就是为娘娘不值,娘娘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他们简直就是在恩将仇报。”说完,夏凉看向玄帝:“也不知道帝君什么时候醒来,只要帝君醒了就好了。”

    凤挽歌这才抬眸,视线落到身旁的男人身上:“快了,我很快就会让他醒过来的。”

    夏凉也知道自己一说玄帝,娘娘定然要伤心了,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笑道:“娘娘,汤药已经烧好了,您快点过来趁热喝了吧,对龙胎有好处。”

    凤挽歌叹息一声,摸了摸自己已经微微突起的腹部:“现在我除了吃还是吃,都快成大胖子了,生孩子真是费劲,以后不生了。”

    夏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哪是娘娘能控制的住的,要奴婢说啊,等帝君醒来,娘娘应该多生几个孩子才行,也好堵住那些大臣们的嘴,省的他们老是用子嗣来逼迫帝君纳妃什么的。”

    “他们敢,惹毛了娘娘,杀到朝堂一刀一个,统统杀了!”

    夏凉被逗笑了:“娘娘,快吃吧,吃完了休息一下,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本宫没有不开心啊,你说说看,本宫该为什么事情不开心呢?”

    “娘娘,百姓这样对您,难道您就一点都不觉得生气吗?”

    凤挽歌托着腮想了想,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问了句:“咱们家小黄伤好了没?”

    夏凉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的回答:“呃……差不多好了吧,奴婢每天都给它上药,还给它吃了很多肉。”

    凤挽歌兀自点了点头,然后下床喝汤,喝完之后,她随口吩咐道:“受伤了需要锻炼,你把它牵到宫门口去溜溜。”

    夏凉眨了眨眼睛,恍然大悟般笑了起来,随后福了福身子道:“是,奴婢这就去!”

    那天之后,宫门口突然安静了下来,一开始是有人站在那里,但是没人说话,后来是人都不来了,自个儿该干嘛干嘛。

    这不废话,那吃人的巨兽就那样蹲在那里看着他们,只要谁说一句话,它就吼声如雷,差点把他们的屎尿给吓出来,脾气还大,看见人多都不爽,后来索性看到个人就轰轰两声,弄得城内的百姓人心惶惶,还以为帝后娘娘发飙了,要让这巨兽将全城的百姓都给吃光呢!

    大臣们也都不敢在大殿之上说凤挽歌的坏话,因为每天上朝都要经过宫门口,然后那巨兽像是知道谁在说它主人坏话一样,凡是说过凤挽歌坏话的,经过它的时候人家就轰轰两声,然后还会张开大嘴,喷人一脸的腥气,时间久了,也就没人敢再不识相了。

    凤挽歌的世界终于安静了,可是眼看,十五天的时间只剩下两天了。

    凤挽歌着急的摇晃着金蛇妖王的身体:“你丫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死了赶紧滚蛋,活着赶紧给我起来,要不然,煮了你丫的!”凤挽歌盯着金蛇妖王看了一下,见它一点反应都没有,唤来夏凉,把蛇尾提在手中说道:“突然想吃蛇羹,给本宫煮了它。”

    夏凉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那可是龙啊,她哪里敢煮:“娘娘,您确定?”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拿去煮了,本宫还等着喝汤呢。”

    夏凉咽了一口口水,上前两步刚准备去接,就听到两声嘶嘶声,连忙又退了回去。

    凤挽歌啧啧两声:“早知道这样,前两天就该把你煮了。”说着,将金蛇妖王又提了回来,放在自己的手心上:“知道醒了?”

    “嘶嘶!”金蛇妖王仰起头嘶鸣两声,似乎对凤挽歌刚刚的做法非常不满,当然,不满也不能怎么样,要不然,没准又要煮了它了。

    “你还来劲了。”凤挽歌用力的点了点它的脑袋,生生把它按了下去:“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了,快点帮我找活死人,你现在的能力应该又增强了,找到他不是难事吧。”

    金蛇妖王呜咽两声,似乎非常委屈,但是蛇头还是往外了一下,意思是可以出发了,凤挽歌当即唤来小黄,将玄帝也带上,两人两兽一起出发了。

    凤挽歌这次出门一个人都没带,路上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她一个人还稍微轻松一点。

    根据金蛇妖王的指示,不知不觉间,他们竟来到了魔鬼窟,凤挽歌看着巍峨的山脉,顿时头大:“活死人竟然在这里?”说完,她皱眉看着面前的魔鬼窟,之前经过这里的时候,她分明听到了那人的呼唤,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而那个活死人,到底会是谁?

    小黄带着凤挽歌和玄帝在山林间穿梭,终于到了魔鬼窟最中央的山脉,也是常人绝对不敢接近的山脉。

    “嗷嗷~嗷呜~”狼群的声音由远而近,显然,一到它们的地盘,就会被它们盯上,怪不得就从来没有活着回来过,苍穹大陆的人基本上都是会武的,虽然一只狼或许他们还能够对付,但若是对方是一群狼的话,那就很难对付了,尤其是当这些狼生活在深山里,野性极强,人类对它们来说,就是食物。

    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他们,现在还是白天,狼群基本都是深山里,所以,只要不靠近深处,只在魔鬼窟外面路过是没事的,但是一旦到了晚上,狼群就会来到边缘,因为这里,有食物。

    因此,白天就有食物对它们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它们个个死死的盯着凤挽歌,恨不得立即扑上去将他们生吞活剥了,但碍着小黄,都没敢动。

    凤挽歌冷眼扫向狼群:“既然送上门来,我就替那些死去的亡魂讨个公道吧,今天,你们且都留下吧,省的日后还要害人!”

    说完,凤挽歌抬手虚空画符,手指所过之处,皆是绿光缠绕,符咒中间那用藤蔓缠成的木字,泛着莹莹绿光,让狼群都后退了一步,可是它们还是没有逃走,正是因为贪念太大,所以它们才失去了唯一的活命机会。

    只见周围的树木突然像是活了一般,枝叶拼命生长,形成诡异的藤蔓,而后犀利的朝他们奔去,狼群顿时意识到不好,四处乱窜,可是现在想逃,早就来不及了,那些藤蔓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凶猛又准确的穿透了它们的身体,它们就像是猎场里的猎物,被养了多年,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死亡。

    确定所有的狼都死了之后,凤挽歌才继续前行,别怪她心狠,若是她不动手,这些狼在未来还要杀害更多的人,被它们活活撕碎,吞下,她是人,自然站在人的这边。

    凤挽歌隐隐觉得越是往深处走就越是寒冷,终于,小黄停住了脚步,凤挽歌拍了拍它的脑袋:“你怎么不走了?”

    小黄伸出脚往前踏了一步,但是很快又缩了回来,它的脚因为这一下而被冻伤,凤挽歌惊诧不已,这才看向前方,只见那普通的地面上有好多冰雕,而那些冰雕,正是刚刚才被她大肆屠杀过的同类——狼。

    足有十几头狼被冰封在这里,可是明明,这只是一片普通的草地而已。

    凤挽歌拍了拍小黄的脖子,小黄蹲下身子,她就跳了下来,而后撩开袖子看着金蛇妖王:“喂,到你了,快点变成龙带我们飞过去。”

    金蛇妖王呜咽了两声,依然盘在凤挽歌的手腕上一动不动。

    “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不能变了?”凤挽歌随即皱眉,这也不是没有可能,金蛇妖王是在她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变成龙的,而后它就昏睡了好几天,或许,它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无法再变第二次了。

    凤挽歌放下袖子,也不去逼迫金蛇妖王,目光平静的盯着面前的草地,突然深呼吸一口气,就要往前踏去。

    “轰轰!”小黄吼叫两声,一口咬住她的衣服,不让她往前,凤挽歌反手拍了拍它的脑袋:“行了,放开吧,我有火行术傍身,本身就比较抗寒,没事的。”

    小黄呜咽两声,这才松开嘴,凤挽歌再次深呼吸一口气,而后坚定的踏上这片冰冷的土地,出乎意料的,凤挽歌踏上去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她不相信的两只脚都踏了上去,还是没有感觉,小黄晃了晃脑袋,也跟着塌了上去,连忙又缩回了脚,很不幸的再次被冻伤。

    凤挽歌恍然大悟,合着这大冰块只对她没用,还是说,对人类都没用?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她身怀五行术,体质本来就和常人不同。

    凤挽歌将小黄背上的玄帝拉了下来,直接背在背上,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玄帝毕竟是个男人,比凤挽歌重了不少,即使凤挽歌力气大,但终究是个女人,半个时辰后,她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脚步也不稳,好像下一秒就会直接摔到在地上一样,但是她没有倒,也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下。

    她不敢冒险,若是将玄帝放下才知道这片土地上的寒冰只对她无效可怎么办?她可不想让玄帝变成和那些狼同样的冰雕。

    凤挽歌甩了甩头,将头上的汗水甩掉,而后眯了眯眼睛,汗水滴落在眼睛里,痛的让人无法忍受,她却没用手去擦一下。

    又走了一段时间,凤挽歌才停住脚步,面前是一个山洞,她想,她已经到了目的地了,笑着偏头看向背上的玄帝:“玄天,我们终于到了,很快,你就可以看到我了。”说完,她又看向自己的肚子:“为了你老爸,可千万不要闹脾气啊。”

    踏入山洞的一瞬间,凤挽歌只觉得寒气逼人,若是常人,定然会立马退出这里,因为这冷意实在是太诡异了,凤挽歌到没觉得什么,这对她来说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冰箱,和冰箱打开门冲出来的冷气感觉差不多,当然,这里更冷一点。

    来不及多想,凤挽歌急急往山洞深处走,这一走就是一整晚的时间,或许,外面已经再次天亮了,今天……是十五天的最后一天!

    凤挽歌两条腿不停的打颤,没走一步都像是要了她的命一样,再这样下去,不仅她受不了,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会受不了了。

    凤挽歌突然哭了起来,眼看就要成功,她却这般没用,她一点声音都没有,就是站在原地兀自哭泣着,整个山洞,都回荡着她的呜咽声。

    “凤凰~”

    凤挽歌突然噤声,谁?谁在叫她?还是只是她的幻听,凤挽歌忘了哭,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

    “凤凰~”

    凤挽歌顿时惊喜,没错,是他,是他的声音,她当即喊了起来:“出来,你出来啊。”一下子,又没有了回声,凤挽歌心凉了半截,突然吼道:“你到底在哪里,出来,我需要你!”

    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刚刚那两声,只是她的幻觉一样,凤挽歌哭哭笑笑,难道就要在这里放弃吗?前面还是深不见底的山洞,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到头,她还能坚持多久,玄天,她还能坚持多久?

    凤挽歌咬了咬牙,最终还是不顾一切的上路,不管怎么样,都到了这里还要放弃不是她的风格,哪怕死在这里,她也绝不停下!

    或许是气极发生了,或许是她的行为感动了根本不存在的老天,总之,原本还一片黑暗的山洞突然亮了起来,在她面前的也不再是一眼望不到底的黑暗,而是白光闪闪的冰雪世界。

    凤挽歌立即走了下去,冰块在她脚下似乎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寒冷,她毫无阻力的走了下去。

    冰雾弥漫的密室里,满地满墙都是冰块,这是一个冰的世界,怪不得连上面的土地,都变得这么的冰,甚至能将狼冻成冰块,当然,若这是普通的冰,也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威力。

    密室的中央是一块宽有一米,长有两米的大冰块,里面有一道黑影99999,想来就是她要找的活死人。

    凤挽歌的脚似乎充满了力量,惊喜的快步走了过去,可是当看到冰块里的人之后,她突然愣住,而后就是一声凄厉的尖叫!

    冰块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和她一样来自于21世纪的太子,这怎么可能,那一声声呼唤,是冰块里的他说的吗?两者灵魂合二为一,然后他呢?他就会消失吗?为什么这么残忍,要让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