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章 渣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宋尔雅怎么不知道严大人这一番意思?

    青楼舞馆中常有女子在舞时对观者做出或明或暗的勾引动作,严竟的意思不在此,又在哪里?

    严小姐在梁州这地界已算是高门之女,做出的动作应当会比那歌舞伎要稍稍含蓄柔美些;宋尔雅仔细看严馥这一身着装,皆是贴身柔软的服饰。

    却只在肩头蒙上了一层桃红薄纱,与美人面貌相映成趣。

    看来严竟是要授意其女故意不小心将这薄纱当众落下?

    佳人香肩……只是这样稍微一想,宋尔雅心中便又多了几分不齿。

    严馥得了她父亲脸色,原本甜美动人的脸蛋上透出几分愣怔与尴尬起来。

    宋尔雅心想着,看来严馥不似她爹,好歹人家是个要些脸面的闺秀。

    果然,严馥面色上有了些不悦来。她只是一意起舞,并不照着严竟的指使去多做出那出格的动作。

    严竟竟不死心,继续朝女儿使着眼色。

    宋尔雅见他一张脸急吼吼的,不禁出言“关切”道:“严大人怎的了?脸抽?”

    李青忽听王妃说这番话,转头十分诧异地望着他舅父。

    严竟僵在原地,这才情不得已地收回眼睛。

    他心中虽是忿忿:这王妃着实难缠……可抬眼又见这王妃的一双目光正半信半疑地盯着自己的脸,丝毫不曾有要挪动的迹象……

    他只好将嘴角一抽,“哎呦”一声,将计就计演戏道:“王妃所言极是……下官近来是有些脸抽,您瞧……唉。人老了,笑久了便肉酸哪。”

    宋尔雅十分坦率地笑道:“啊?那这是病,得治呢。严大人可千万仔细要治治您这脸皮子。”

    苏恪终是憋不住,掩嘴正色咳了一声。

    严竟见王妃放过了他,忙不迭应了声:“谢王妃关心”——可转眼又发觉出这话有点不对味来。

    他原是想顺着王妃的台阶下,想要一笔带过这使眼色的事儿……却不想被这瑞王妃讽了自己个不要脸?

    这一口气登时便堵上了心头。

    严竟那张原本就长得寒碜的老脸如今更是挤成了一团。宋尔雅见好就收,心旷神怡地抬眼继续观舞。

    她收回了眼,望着这严小姐若有所思。

    想她倒是与王府里姚氏那一干人不一样,是个有几分骨气的女子。往后此人即便是对手,亦叫她有几分高看来。

    就在方才这一番与严竟的较劲之间,严馥那舞已近了尾声。严竟见计谋未能实施,只好有些悻悻。

    “阿馥,且来坐下用些饭食。”李青这才发觉出了这场面略微不对,忙招呼严馥道。

    严馥回头换了衣物,含羞落了座。她见父亲神色不太好,心知是拂了他意,亦有些不安起来。

    父亲让她随表哥接应瑞王,她自是明白其意。

    可即便她一路上倾心于瑞王身手与气魄,但要让她做出这等与青楼女子无异之事,她实在做不来……她心中想着,若要得到那个男子,她宁愿与王妃促膝长谈,抑或是光明比试一番。

    这么东想西想的,她余光看见那上座中王爷正着侧脸,对王妃小声说着什么,神色之间皆是温和专注。丝毫不曾有那平日谦和却拒人千里的冷淡模样。

    严馥看到这里,心中微微一滞。

    一转眼,父亲的严厉目光正施给她莫大压力。

    她心中苦笑,自母亲逝去,她父亲不知受了什么唆使,便偏爱起那周姨娘的子嗣来。虽吃穿并不少了自己的,但父亲对自己的要求越发严苛,目光也不似从前那般柔和了。

    这几年来,掐指算去,竟然只有表哥一人懂她,护她长大。

    她想起父亲对着那八岁庶妹的满心呵护,口中一涩,一仰脖,将丫鬟刚斟好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李青在一旁满眼关切,却终是欲言又止。

    严竟看自家女儿这一副闷闷模样更是不悦,心骂了句“死脑筋”,却亦再也无可奈何。

    想来此事要再作计议。

    “王爷一路劳顿,您多用些。”独独宋尔雅膈应住了严竟,心情正愉悦得紧,本无胃口的她却竟吃下许多点心来,甚至连往苏恪盘中夹菜也更加勤快了些。

    这一顿饭吃得各怀心思,严竟虽被贬,但总还是心有所思,不断偷偷瞟着上座那一对人儿。

    这瑞王妃真是烦人!但好在瑞王虽在一旁听她说话,却是个看起来不爱多吭声的。

    严竟这么一想……难道瑞王并不是不为他这女儿所动,而只是怕那瑞王妃善妒而已?

    如此说来,他怕还有戏唱?

    酒足饭饱之后,严竟左顾右盼,见瑞王妃已离了席,正与外甥李青在远处前厅说着什么,并未与瑞王一同待着。

    严竟想着,这是个机遇,好歹可趁热打铁,了解几分瑞王心思。

    想着便招呼着女儿,一同朝着端坐的苏恪贴了上来,客客气气地笑问:“王爷,今日酒菜可还合意?”

    “甚好。”苏恪不去看他与严馥,只以热巾轻拭嘴角。

    严竟继续道:“那……今日歌舞可还尽兴?下官这儿不比京城,但……”

    “尚好。”苏恪干脆地打断他。

    严竟见瑞王表情看起来较为满意,不禁心头一喜,引玉道:“王爷……那您瞧小女如何?”

    “什么如何?”瑞王这才抬眼,以那深黑的眼眸望着严竟。

    严馥羞红了脸,却迟迟不得那人一顾。她默默垂下眼眸,余光渐冷。

    苏恪的目光只落在严竟周身,忽明忽暗,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严竟心里一紧。为官数十载,他竟然从未哪一次被人看得如此发慌……

    莫非是王妃没有走远,王爷他忌讳那宋家势力?

    他忐忑了半晌,又端详了瑞王好一番,见他并未有旁的多余表情;又看了看瑞王妃,正依旧与李青说着什么,这才又压低了声音道:“王爷您放心,王妃听不到咱们说话。下官不瞒王爷……小女年方十五,正值婚嫁之时……”

    严馥一愣,不敢置信地望着严竟。她实在没想到,自己亲爹竟说出这般露骨的话来。

    但王爷显然是听出了父亲的意思。侧头稍稍瞧了自己一眼。

    严馥一时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一抬眼,见自家亲爹正两眼放光,满心期待地望着自己。

    她顿时心中一凉。

    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