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章 渣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更不巧的是,王爷望着自己的时候,依旧目无波澜。

    “严竟。”

    “哎……下官在!”严竟一听被叫了名字,连忙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王爷的脸色虽依旧是喜怒不明的样子。他徐徐开口,引得严竟期待非常。

    可话出口时,音色却清冷成一片,甚至带了几分严厉:“你这是什么意思?”

    严竟这一阵态度吓得一抖索。

    遭受落差的严竟,心中却一惊一乍地想不明白:这男人不都是好色的么?且不说他自己年轻时一早便收了个姨娘,待他夫人去世之后又抬了三房貌美的妾来,便是他几个儿子、侄儿,都俱是妻妾成群。

    更何况王爷乎?

    原想着投其所好,怎么这王爷比王妃更是冷脸示人……严竟越发想不通,望着王爷那面若寒潭的脸色,不禁心中更烦了几分。

    而另一侧,王爷这抬高八度的声音叫瑞王妃与李青双双侧耳转身。

    宋尔雅一看到苏恪的脸色,便憋了一肚子笑。她又如何不知道严竟在做什么小动作?

    她这一番刻意走开,正是故意给严竟机会去打扰苏恪。她再了解不过,她这位王爷一直话不多,更不爱被人连番追问。这一下严竟好了,不知情之下便捋了虎须。

    也好,谁叫她这位王爷一向爱高高挂起?现如今叫他自己朝严竟发恼一次,比她挡严竟十次都有用得多。

    “王爷息怒,这是怎的了?”宋尔雅连忙朝二人迎去,面带十分的关切与十二分的贤淑。

    李青亦十分惊讶不解,这才是一会会儿,怎的王爷就不悦起来?

    再一看面前小表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看得李青一愣。

    瑞王立起身来,面无表情朝严竟道:“严大人不必多说了。严小姐在梁州亦是高门小姐,即便严大人是要卖女儿给本王,本王也是不敢再买的。”

    哟?直截了当揭人脸皮?

    宋尔雅不禁笑了。

    这天底下的男人,怕是就只有他一人敢有这般气魄。他要的,即刻就要;他不要的,毫不婉转。如此果决,连在这实力处于弱势之时,他亦敢毫不避讳地发难说“不”。

    她就爱惨了这噎死人不偿命的男人。

    再一想起严家大小姐那一场舞下来,苏恪竟连眼皮子都不跳一下,宋尔雅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呀,严大人是要将阿馥给王爷作妾?瞧瞧阿馥这般的美貌年轻,给人做妾,实在是使不得哪。”宋尔雅一副恍然大悟模样,连忙打圆场道:“况且严大人与严小姐不知,我这王爷丝毫不懂怜香惜玉。往后阿馥若是万一跟了他,对着我这不懂韵律的王爷跳舞,岂不是对牛弹琴?”

    对牛弹琴?

    苏恪眉间微皱,这女子竟将自己比作牛?

    这一番被直截了当地拆穿,严竟在晚辈面前被苏恪斥得有些没面子,心中是又尴尬又愠怒。

    他得了王妃这一句煽风点火的圆场话,想想好歹外甥李青还在场,便只好改口道:“王爷息怒,王爷息怒……下官并无此意,只是听闻王爷识得美人,这才请王爷品评一番。”

    严馥脸皮本来就薄,一见此时终是被父亲出了丑,在心仪之人面前颜面扫地,登时含了两包眼泪,捂脸跑走没了人影。

    “王爷、王妃、舅父,还恕失陪。”李青尴尬地一拱手,亦追去安慰他的小表妹了。

    严竟见瑞王并不说话,似是给了自己台阶下,偷偷捏了一把汗。若是他执意挑明自己方才说的话,指不定这厉害的王妃要怎么损他!

    “原是王爷弄错了,严大人并没有要许了阿馥的意思……我就说呢,严大人怎的会想出这等昏招来?”宋尔雅十分纯良地笑道,“那边还请严大人且不要心里去,毕竟这儿没有外人。”

    严竟赔笑点点头,可私底下肺都炸了,藏了一肚子的憋屈却没地儿发。

    他先是被王妃挡来挡去,再是被这王爷发了通脾气,叫他计划全乱,颜面全失。现在还被耍猴似的逗来逗去?

    况且他这女儿有哪点不好?这瑞王竟半眼都不瞧她?

    一想起那不争气的女儿,严竟又更是气得鼓鼓的。他那位美姨娘日日都在枕边甜甜腻腻地吹风,道家中八岁小女过几年便要嫁人。而这梁州城里哪有能配得上她宝贝女儿的男子?必须是京城高门府第,才不算是白嫁。

    严竟想着若是能促成馥儿与瑞王作妾,再待到他助瑞王一登大统,少不得有个妃子当当。

    如此一来,今后严氏一族的儿女们,想嫁谁不可?

    这一番盘算,心里又多了几分恼恨。

    宋尔雅看着严竟这脸上都挤成了一团,道:“严大人,本王妃有些乏了,您这可有地儿歇息?”

    严竟悻悻道:“当是有的,还请王妃休要嫌弃。”

    “严大人如此热心,本王妃怎能嫌弃?”宋尔雅刻意加重那“热心”二字,叫严竟听了心里又是一憋。

    这不是讽刺他没事找事么?

    严竟强笑着弯腰引宋尔雅道:“王妃,歇息还请往这边。”眼光却悄悄瞟着阶上那一不甚明显的豁口。

    宋尔雅并非发觉他这一番心思,不当心脚下正踩中那豁口,身子一滑,就要倒地。

    她惊声一叫,可原以为自己是要跌落在地,却不想有人将她一把搂住。

    是苏恪。

    自己得了他一把扶住,刚看过一句“好险”,便见苏恪似乎疼得表情有些僵硬。

    宋尔雅低头一看,他竟一时情急为了护她,将腿磕在了那几脚之上。

    “王爷!”宋尔雅一阵的心疼,只责自己太不小心。转而对锦绣道,“去拿些跌打药来。”

    严竟亦装了满脸担忧:“哎呀!王妃恕罪。这阶子还未叫工匠来修,留了个豁口,忘记告诉王妃!”

    想气他?他虽只是梁州刺史,却也是天高皇帝远的地头蛇一条。更何况瑞王如今正需要他的支持。

    严竟气红了眼,一心想着报复这瑞王妃,叫她也难堪一回。

    正这么想着,他却感到一束摄人的目光。

    他一抬头,竟是瑞王妃,正抬了眼定定望他。

    那眼中不再有先前勾人似的潋滟秋波,而全是如利剑般的神色,似是要将他扎穿。

    王妃这般犀利的眼神,不是警告自己,还是何意?

    这梁州可是他的地界!严竟以牙还牙,露出一个讨好而歉意的笑。

    棉里藏刀,老夫亦会!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