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变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正是秋日夜深露重,宋尔雅找不到莲华,只好唤了两个二等丫鬟伺候着灯火,去见父兄。

    行至君恩堂外,见内里一片灯火通明。宋尔雅见院内聚满了侯府门生幕僚。

    这些门客遍布大靖朝每分疆土,更是深入到各个行业之中。有生意做得很大的商贾之人、有在朝廷上清明为官,仰慕平津侯之人,亦有着具有出色能耐的布衣百姓。他们平日里各司其责,只在平津侯有召之时聚集在此。

    从她有记忆起,平津侯府如此急切地夜召门生,只有两次。

    第二次是今日夜里。

    第一次仍是两年前,只记得那日是白天,院里也是如今日一般站满了人。

    后来听闻哥哥说起那日,便是已故孝贤敬皇后所出、唯一剩下的皇嫡子——三皇子苏恪,傻了。

    那时宋尔雅还不懂政治,但时至今日,在经历了众多的婚姻挫折之后,宋尔雅便明白政治与婚姻是多么地密切相关,开始关注起父兄在朝中的事情来。

    “宋大小姐到,众人回——”

    “避”字还未说完,宋尔雅匆匆奔上台阶,夜白色裙裾在夜风的吹拂下飞舞飘扬,忽明忽暗之中如一只轻盈的蝶飞上枝头。

    “何谦老弟快看,天女在俺牛芳面前下凡了!”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愣头愣脑地扯着旁边一位年轻俊朗的男子道。

    声音太大,众人不禁被他直爽的性子逗得哄笑。

    那俊朗男子低声呵斥道:“牛大哥胡说什么,这是侯爷千金!”

    牛芳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看着侯府千金的最后一点衣袂消失在两扇门之间。

    宋尔雅进了门来,见父亲与哥哥俱在。宋丘之正襟危坐,脸色镇静,但眉宇间可以隐藏的焦虑已无法掩盖在女儿眼下。

    宋温文已然换下了日常便服,举止之间依旧清俊不凡,只是上次一别,这次回来,浑身上下又多了些别的味道。

    父子二人正在小声商谈着什么,见到宋尔雅来了,宋父低低道了声:“你来了。”宋温文却似乎正陷入争辩之中,闻声猛然抬起头来,眼中是满满不符他淡然气质的惊诧。

    “父亲,你叫尔雅来是做什么!”宋温文已然由满眼惊讶转成了满是怒气地质问宋丘之。

    宋尔雅撇撇嘴,从出生以来,她就从未见哥哥生这么大的气。

    “哥哥,你怎么这么跟爹爹讲话。”宋尔雅在一旁提醒宋温文,心中多少有些不悦。自己与母亲早就说过,让他不要学父亲投身行伍。此次他去军中八月而归,难道变化如此之大,这一身儒雅都喂了羌族蛮子?

    虽说父亲半夜将自己召到前院有些唐突,但刚才发生了那档子事,此番举动也不足为奇。毕竟自己是父亲最最疼爱的女儿,方才如此受辱,父亲叫她过来,虽不会花言巧语哄女儿开心,却一定会好好劝慰几句。

    平津侯摆了摆手,漠然道,“无妨。”

    宋温文神色复杂,欲言却止。

    气氛顿时显得有些沉闷。

    宋尔雅见大家都不言语,目光瞥见了墙上挂着大弓。

    这是宋温文带回来那只黄榆大弓,宋尔雅听闻,军中三名久经训练的士兵合力拉开这把弓箭都十分吃力,却唯独看似不食烟火的哥哥能一人将它拉开。

    宋尔雅心道,她只有这么一个哥哥,关系又十分亲近。此番见他好不容易回来,心里好不喜悦,只想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今日她如何将蒋家那对攀龙附凤的龌龊父子赶出府去。无奈他与父亲起了争执,自己便应当从中调和才是。

    “父亲、哥哥,好久不见。”宋尔雅对二人行了礼,坐下问,“不知叫我何事?”

    调和最好的办法或许便是转开话题。

    宋丘之听了女儿这话,神色便也开始有些复杂。宋温文已然进入了赌气的状态,只青着一张脸,拳头攥得咯吱直响。

    宋尔雅便不禁纳闷起来。这父子二人今天怎么如此婆妈?

    宋父沉默地颔首片刻,终于道出真相:“我们正在商议,是否要将你嫁与瑞王。”

    宋尔雅脑子里轰隆一下,只觉得周身发冷,如坠冰窟。

    就在前一刻,她还在想着父亲要如何因为那不识好歹的林统领犯的事而安慰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