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大结局(新文求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不过是想惩罚我们,那你就把他记在心上,等到要忘了的一日,再去忘记,遂了他的心愿!”

    “嗯!”司微语点点头,她捏着洛川的那把枪,紧紧握在手中,她执意跟来,是怕徐默尘取了他的性命,原本是想为他争取一条活路,却没想到亲手送了他的性命。

    两人牵着手,进了那栋白色的房子,欧式的风格,整个屋子空荡寂静,除了天花板上吊着的灯,几乎无任何摆设,只在临海的落地窗前摆着一个轮椅,从扶手处几乎被磨平的痕迹来看,洛川几乎是把大半的时间消耗在了这里,那是怎样的寂寞与孤苦?

    “哇呜,哇呜……”细碎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司微语拉着徐默尘的手绕了过去,在楼梯的后面,一个简单的窝里,有两只拳头般大小的狐狸宝宝,全身金色的毛发,只尾巴尖一圈白色的毛发,顶端的毛却又是黑色的,比起在照片上看到的,更要好看得多。

    “它们的妈妈呢?”看到小狐狸叫的可怜,围着窝在不停地转着,司微语想到自己的小包子,心里头滞闷得慌,问道。

    “找个人来问问!”徐默尘对身后的王虎道。

    片刻,王虎便拉了一个年纪较大的当地土著人过来,说是这房子打扫卫生的人,解释道:“这母狐狸本来是主人养的宠物,两日前出去后就没回来了,我们也不知道。”

    司微语蹲下去将狐狸抱在怀里,用脸贴了贴,她想要只狐狸,却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得到的,只能说冥冥中,全是天意。

    洛川的骨灰被带了回去,一同带回来的还有岛上的水,用来解救金池和云望山的部分土地。

    洛川被葬在了西郊公墓里,挨着洛寒和洛明。新起的坟上植的草皮还没有长好,在风雨中显得有些寒碜,透着畸零。

    下了三天的雨了,公墓里几乎没有人来,就算是清明节,就算是上坟,也不一定要挑这种时候。可这新坟前,墓碑旁却靠着一人,雨水将她脸上的脂粉全部都洗刷干净了,露出一张苍老的脸,铅灰色的肌肤,丝毫看不出半点生机,她一直在喃喃自语,“为什么我不死,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远处的脚步声传来,她警觉地扭过头,看着从台阶上慢慢露出身形的来人,原本害怕的神色突然松弛了,露出一抹笑,“来了,终于来了?没有我还是过不下去啊!可我为什么要过这样的日子,卖身换钱来供你吃喝?司新宇,原来你才是恶魔,才是阎王,才是该死的人!”她边说,边在身后摸着,手指在泥巴里扣着,手上握住了个什么,然后慢慢地扶着墓碑站了起来。

    “林瑞,你敢在外面三天不回去?你以为你还是洛家的贵夫人呢?”来的人正是司新宇,他不复当日贵公子的阔气,一身皱巴巴的衣服,倒像是捡来的。他和林瑞的丑事被曝光后,交了一笔罚款便出来了,本没什么,可他们马上被人盯上了,不到一个月,手上的钱便被剥了个精光,还怎么活?

    他逼着林瑞出去卖身,换点生活费,他自己身无所长,最后只能让林瑞养活,三天前,林瑞接完客就失踪了,他找了很多地方,手上连买馒头的钱都没了,最后才记起清明节了,找到这里来,果然就找到了。

    “洛川?”看到墓碑上的名字,司新宇心头一跳,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上前几步,林瑞将位子让开,站到他的身后,她的手慢慢举起,对准了司新宇的后心,然后猛地宰下去,只听到扑哧一声,是利刃入肉的声音,司新宇竟连喊都没喊一声,就软在了洛川的墓碑上,血从上而下,最后融入到雨水中,滋润了脚下的土地。

    “哈哈哈……”一阵爆发般的声音在磅礴的大雨中响起,没有人打搅,林瑞笑了个够,她的头扭过去,看向洛寒的墓碑,然后跌跌撞撞地走过去,手试探着摸向墓碑,待到了边缘,却又无力地耷下来,“对不起,洛寒,对不起……”重复如失了神智,然后她挥手向自己,再一声“扑哧”,她自己倒在地上,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侧着身子缓缓地挪过去,手快要触到墓碑时,终还是无力地落下,她费了最后一丝的力气,却只是指尖挨上了离墓碑的边缘一寸的地方,她苦笑一声,泪水从眼眶中漫出来,已不知脸上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她的头扭向墓碑的方向,痴痴地看着,至死都没舍得闭眼。

    时光不会因一人而停留,幸福也不会因一人的苦痛,就从世间消失。

    五月一日,去年今日,司微语坐在怡凡酒店对面马路边上的出租车里哭泣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今日,想到过自己会披着大红的喜袍,挽着身边王子的手,一步步走向婚姻的殿堂?

    红地毯的两侧,聚满了所有的亲人和朋友,司微语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次次停留,乔离搂着苏云的肩,季南握着巴夏的手,冷哲扶着大腹便便的何意,厉琨和靳寇赶回来了,说是参加小太子的满月宴,秦铭和叶承作为司微语唯一娘家的人,站在红地毯的尽头,和徐庭白与王怡相对而立,小包子被徐老爷子举在手中,一大群的老将军们围着他,礼物塞了满怀。

    司微语脸上带着笑,眼中含泪,这是她期盼的盛世清欢,她挽着徐默尘的手不自觉就用了力。徐默尘抬手捏了捏她的手,柔声道:“我们会一直这么幸福,一辈子,陪着你,一生都让你幸福!”

    “嗯!”司微语抬头去看他,今日的他,格外清俊英朗,一身挂满了勋章的少将军服,将他整个人衬得英姿飒爽,绝世无双,他挽着她的手,带着她走向属于两个人的幸福世界。

    “微语!”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司微语扭过头去,看到来人,眸色不由得沉了沉。婚礼的音乐还在响起,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连围着小包子的老将军们也都静立而望。

    “司中校!”徐默尘打了声招呼,到底是司汉良的哥哥。

    来人正是司卫国,他带着老婆和孩子,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幅画,举到司微语跟前,“是老爷子让我带过来的,说是给你的贺礼!”

    自从司卫国上次带老婆孩子去徐家老宅闹了不愉快后,两家便再也没有来往了,这次过来,是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厉琨和靳寇上前来,展开画轴,满堂皆是抽气声,竟然是唐寅的名画《簪花仕女图》,司微语心头顿时火起,抬头看向司卫国,没有说话,只等着他的解释。

    “老爷子说了,这画是当年你外公的,今日还回到你手上,也算是物归原主,从前的事,还希望你不要记恨才好。”司卫国很诚恳地道。

    “妈……”全场寂静,司卫国的身后,司微潋不满的声音虽轻,众人却还是听得清楚。

    司微语扭过头,不再理会。徐默尘拍了拍司微语挽在他胳膊上的手,对司卫国道,“那就多谢了!”他示意厉琨和靳寇将画收了起来,望了全场一眼,道:“所有的名画古籍,我们会在十方茶舍常年免费展出,这些宝贵的文物古籍,来自于民间,将奉还于民间,绝不私自占有。”

    司微语听得他如此说,心里震撼的同时,却是感动万分。她带到徐家的那些文物古籍,真正来说,说是价值倾国也不为过,她没想到徐默尘会做这样的安排,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

    整个婚礼场面,掌声一片,盖过了婚礼进行曲,将整个婚礼推向了第一个*。接下来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和夫妻对拜走的都是传统的礼仪,徐老爷子和徐庭白夫妇到底送了多少红包,旁人就不知道了,但整个怡凡都在司微语手中,这些还需要去揣度吗?

    但,送给小包子的满月礼,却是真正不少的,乔离出手的是一艘游艇,整个南美洲的市场,季南送的是一个具备陪伴和保卫功能的高智能机器人,叶承送的是整个叶氏百分之五的股份,那都是真金白银啊,厉琨和靳寇送的是什么,还有其他的人送的,司微语数也数不过来了。

    蜜月是没有的,上次从洛川的岛上回来时,徐默尘本来是准备把战舰开往别的城市,霸占司微语三五天的,他实在是受不了小包子对徐默尘的黏糊了,但在司微语的威逼利诱下,只得放弃了,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得福利,让步的条件是,司微语每天得让他吃个饱。

    司微语绝没想到,不过拒绝了一次蜜月旅行,付出的代价会是如此惨重,如若不是新社会,她深深以为自己被沦为了某些人的什么。

    这一日,春光正好,阳光懒懒地照进来,却只能在墙上留个侧影,窗帘被拉上,只留了一点缝隙,只是初春的天气,屋子里的温度却很高,荼蘼香盛满屋,轻吟低喘,如天籁之音。

    “哥……”喊了二十多年了,一时半刻还是改不了口,特别是在意识迷糊,神魂不知所向的时候,呼吸已是时有时无,嘴里的音符凌乱得不成样子。

    “嗯?”轻轻地应了一声,温柔如春蚕吐丝,可攻城掠地,却是坚定有力。

    “哥……”

    “嗯。”

    叫了多久?应了多久?徐默尘又是多久才从她身上起身的?似乎是算好了的,两人才将分离,门上传来咚咚咚的声音,然后是不耐烦,最后拳打脚踢,透过门缝,司微语听到儿子近乎呜咽的声音在喊着“妈咪”,她看了一下墙上的钟,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了,竟然过去了三个小时,她原本只是想睡会儿午觉的,午觉没睡成,被这厮给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还不去开门!”司微语朝着立在床边餍足却不满足的男人一脚蹬过去,白皙如玉般的足被徐默尘握在手里轻捏了一下,见司微语面色的确有些不善,他轻笑一声,总算套上衣服,去开了门。

    “妈咪!”四岁的小包子粉雕玉琢般,司微语每每看到他便想起小时候的徐默尘,和自己已经远去的年少时光。

    小包子的后面跟着两只小狐狸,从小养在一起的三只长大了之后,便形影不离,徐沐霖走到那,两只狐狸便跟到那,“妈咪,家里来了客人,是一位叔叔,是他帮我把小赤救了。”对于自家老妈经常大白天躺在床上起不来,徐沐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司微语一惊,和徐默尘对视一眼,若是乔离、叶承或是季南、冷哲,任何一人,小包子都认识,他这般说辞,必定是个不认识的。

    徐默尘忙一把抱过小包子出了门,临出门把门锁得严实,门前的院子里,枣树底下背手而立一个男子,身形与徐默尘相当,简单的白色衬衣,深色裤子,却霸道地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听到声音,他扭过头来,脸上微微笑着,凤眼上挑,璀璨如晨星,流露出疏离的善意,肌肤白皙,薄唇微抿,一张脸格外出色。

    “兰叔叔好!”

    两个男人还在相互打量时,徐沐霖已经挣脱开老爸的怀抱朝兰君陌扑了过去,兰君陌一把抱过他,朝徐默尘伸出手,“你好,我是兰君陌!”

    “徐默尘!”徐默尘同样伸出手去,看着两只狐狸往上一跳,挂在兰君陌的胳膊上,一边一只,他朝客厅抬了抬手,道:“请!”

    “你从哪里来?”

    两人坐定,徐沐霖还赖在对方的腿上,和两只狐狸玩得开心,徐默尘直截了当地问道,这个男人身上有种神奇的力量,警觉如他才感觉得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